必讀居小說網 > 魔幻玄幻電子書 >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 >

第17部分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第17部分

小說: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虼俗⒁飭Χ技性謐飪褪塹ド砼擁惱諫狹恕:嗆牽嗡竅肫頗鑰牽膊虜壞接形藝飧鋈說拇嬖詘。 ?br />   絳仙也覺得此乃運氣使然,看來云平真是上天賜給自己的福星。「那后來呢?」
  她又問道。「后來我把那小嘍羅五花大綁,打暈了以后扔到一條巷子里,我本想就此罷休,可仔細考慮了一下,既然這個人能尋到地頭,難保別人就不會找上門來,于是我便想去那悅來客棧瞧瞧,探聽一下他們有什么布置,假如移花宮的人真的把握了我們的行蹤,那咱們只好趕緊開溜了!」
  絳仙連連點頭,暗贊云平思慮周密,自己不過把對敵之策稍微提點了一下,他便能領會于心,此等才智,著實令人嘆服。「那你去了悅來客棧?探聽到了什么?沒遇到什么危險吧?」
  絳仙連忙問道。云平見她神色憂急,關愛之情溢于言表,不由心甜如蜜,柔聲道:「你瞧我現在活蹦亂跳,方才哪會遇到什么危險?不但沒有危險,我還瞧了一出稀奇把戲!」
  「稀奇把戲?那是什么?」
  絳仙黛眉微蹙,疑惑道。「我摸上悅來客棧,沒多久就找到了那個什么四海游龍的房間,聽他和田月琳,就是睡在床上這個小娘子正談論姐姐你的事。我原以為他們會說到一些計劃部署,結果你猜怎么著?那個吳朔講著講著就罵起了移花宮主花解語,我當時就傻了眼,心想這小子莫不是發燒燒壞了腦袋,竟然對自家主子發起牢騷來!真是怪怪龍的東!」
  「竟有這等怪事?」
  絳仙也是驚詫莫名,難以置信。「更怪的還在后頭呢!」
  云平邊笑邊道:「這個田月琳大概不歡喜吳朔對她的態度,著他檢點一點,結果那吳朔不但不加收斂,反而猝起發難,制住了這位小娘子,想對她施暴,我看不過眼,于是就」
  「于是你就英雄救美,出手傷了吳朔,把這個小妹妹抱了回來?」
  絳仙咯咯嬌笑,戲謔地道。「什么英雄救美啊?聽起來酸溜溜的!我也沒傷那個吳朔,只不過使了一招調虎離山之計,騙開那蠢蛋,趁機把這個田月琳偷出來而已。」
  云平辯解道。「哦?我很酸嗎?我看是你別有居心,想冷手拾個熱煎堆吧!還說什么看不過眼,想當初你對人家陸夫人霸王硬上弓的時候,怎么不見你稍起憐憫之心啊?現在對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子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未免有點難以自圓其說吧?」
  云平見絳仙滿臉的曖昧神情,知她認定自己色心作祟,也懶得跟她計較,笑道:「不過這小娘子也當真古怪,來的時候一路哼哼唧唧,扭來扭去,我還以為她中了什么奇門怪毒,可是到現在也沒見發作,真不知她中了什么邪!不會是嚇傻了吧?」
  絳仙聽他這么一說,也被勾起了興趣,她起身離榻,蓮步輕移,裊裊娉娉地來到床邊,俯首細察田月琳的狀況,看了半晌,抬頭嬌笑道:「我的傻弟弟喲,她這哪是中什么邪?她是被人下了藥!」
  云平奇道:「下藥?是什么毒呀?這么久沒見發作,是慢性的嗎?」
  絳仙掩嘴輕笑道:「是毒,也不是毒!」
  云平這下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什么是又不是的?」
  絳仙油然道:「說是毒藥,因它能迷人心志,懾人神魂;說它不是毒藥,因它能讓人欲仙欲死,快活無邊,卻不致命。你說,這樣的藥該算是什么呀?」
  云平搔搔腦袋,張口結舌,愣了半晌,才吃吃地道:「這這世上哪來這么奇怪的藥啊?」
  絳仙伸指在他頭上彈了個栗暴子,嬌嗔道:「說你蠢吧,你比猴兒還精,說你精吧,你又是個榆木腦袋!虧你還是華山派門下,難道就沒聽說過春藥一物嗎?」
  「哦是春藥啊!」
  云平撫著額頭,這才恍然大悟,他倒確曾聽師父提起過,不過岳奇山是位正直端方的武林豪杰,說起這些下三爛的旁門左道來不免有些難以啟齒,總是左遮右掩,語焉不詳,聽得云平一頭霧水,全無概念,因此他對春藥的神奇妙用根本就一無所知。絳仙身為姹女派高徒,那可是旁門左道的祖宗,她對各色春藥的了解,就像蜀中唐門對暗器的認知一樣淵博如海,當下看到云平仍然懵懵懂懂,便和他講解教授起春藥的種類和功用來。云平聽得一愣一愣的,他見絳仙說得抑揚頓挫、口若懸河、文詞華美、異采紛呈,不禁擊節稱賞,歡喜贊嘆。待到絳仙說完,云平對世間春藥迷酒的知識已基本掌握了十之七八,這時再瞧瞧床上面如紅潮的田月琳,不禁心尖兒發癢,浮想連篇起來,他暗忖此女秀美絕倫,又被人下了春藥,若能與她行云布雨,必是如登極樂,暢快非常,一想到田月琳婉轉嬌啼、傾身相就的騷媚樣兒,云平只覺血脈賁張,下體驟硬,嘴巴大張,口水橫流。絳仙是他知己,一見到他色咪咪、賊兮兮的眼神,就知他躍躍欲試,對田月琳起了窺覷之心,雖然有些吃醋,但她畢竟久經風月,看慣了男歡女愛、色欲貪心,再說自己又何嘗不是個放蕩無比的主兒?這么一想,便即心下釋然,遂笑道:「好弟弟,是不是對這位小姑娘有意思了,想上她呀?」
  云平瞠目以對,既不敢說想,又不舍得說不想,惟有呵呵傻笑。絳仙睨他一眼,輕笑道:「想上就上唄,反正這小妹妹中的春藥霸道之極,除了與男子交合,無它法可解,現在是你既有賊心,她又有需要,那你們就去風流快活吧,我當沒看見!」
  說著便欲離房而去。云平聽得大喜過望,忙喚道:「好姐姐,你去哪?別走嘛!你也來,我我也想要你!」
  絳仙白了他千嬌百媚的一眼,嗔道:「你這個小壞蛋,就會糟蹋姐姐,剛才和陸翔那賊小子操得我命都快沒了,現在還要享受齊人之福?美死你吧!人家下面還疼著呢,不陪你玩了!」
  說著水袖輕揚,卷起一陣香風,裊步婀娜,逍遙去了。云平既得上諭恩準,當下哪還客氣?三下五除二的就脫了個精光,然后跳到床上為田月琳寬衣解帶,少女「咿唔」連聲,嬌喘細細,雙頰緋紅,燦若明霞。云平熱血如沸,玉莖暴脹,挺起肉棒便在少女光潔平滑的小腹上來回磨擦,只見田月琳杏眼微合,酥胸盡露。兩條藕臂動情至極地纏在云平身上,四處撫摩,口中更是紉語嬌音,猶勝新鴦巧囀,淫詞秀潤,還過絕藻初開。云平沒想到春藥的功效如此厲害,竟能把一位矜持少女瞬間化做淫娃蕩婦,暗忖日后不妨多多向絳仙討教學習,自己也配出幾符神丸仙丹,到時候天下美人,還不任他予取予奪?這邊心下盤算,那邊手上不停,兩指在少女的花叢中輕輕一挑,帶起了幾絲亮晶晶的愛液。田月琳的銷魂處早已被淫藥弄得春潮泛濫,淋淋漓漓,讓云平的手指一陣擺布,更是如洪水決堤,汩汩成流,芳香馥郁的胴體也隨即劇烈抖顫。云平又攏起少女的一對豪乳細啜慢舔,享受非常,暗贊此姝年紀輕輕,發育得卻是遠邁熟婦,渾身上下玲瓏有致,該大則大,該小則小,真是多一分則嫌胖,少一分則嫌瘦,恰到好處,無比誘人。特別是那一對插云雙峰,顫顫巍巍,如波似水,逗得云平興奮難當,探索其間,飄然若仙。田月琳激情勝火,飽滿鼓脹的胸膛急促起伏著,體內的欲焰已因少年熟練的施為而熊熊燃起,她雖是未嘗人道的處子之身,卻幾乎無師自通地叉開雙腿,仰起牝戶,迫不及待地請君攀折,任君采摘。云平于是吃吃邪笑著,扶住胯下堅硬粗漲的大肉棒,龜頭頂在少女嬌嫩欲滴的花瓣處,緩緩的捅入其間。田月琳粉頰霞燒,隨著少年的逐步侵入,檀口中發出了聲聲無意識的放浪嬌呼:「啊啊噢」
  云平亢奮的插入處子神秘的甬道中,里面濕潤滑膩,緊湊夾人,自己的大龜頭一進去,便被陰道兩邊層層的嫩肉緊緊吸住,看著少女兩腿間粉紅的花瓣被粗碩的大肉棒強行擠開,云平不由發出志得意滿的長長喘息:「啊好爽」
  隨著云平的猛一用力,大肉棒沖破了最后的阻隔,刺入到少女的蜜穴深處,田月琳嬌哼一聲,盡管神智不清,但喪失貞操的劇痛還是令她不由自主的抱緊了身上的人兒,兩行清澈的珠淚從暈紅的桃腮邊緩緩滑下。云平火熱的大肉棒長驅直入,披亢搗虛,頂開了少女從未被侵犯過的桃源深處,大龜頭毫不費力的探進了女子的秘蕊花心。「啊」
  這自然又牽起了田月琳新一輪風情無限的嬌吟,她纖腰旋扭,玉體緊繃,柔軟膩滑的甬道壁也緊緊咬住了深陷其中的男性權柄,抽搐著達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云平沒想到身下的少女竟會如此敏感,雙手捏弄著她酥胸上的雪白乳峰,慢慢地將大肉棒抽離出來,田月琳嬌喘細細著,銀牙緊咬,陶醉于牝戶被大龜頭刮擦的強烈快感。云平把肉棒抽出一半,稍停片刻,繼而再一次兇猛地頂入。身下的少女尖叫一聲,差點兒魂飛魄散,隨即云平趴在田月琳有如羊脂白玉的胴體上賣力地挺動起來,進進出出間攪得少女的蜜穴里愛液飛濺,混合著點點落紅,淫靡至極。「啊好真好啊啊爽爽死我了」
  云平滿足地叫道。就這樣,一對錯亂鴛鴦沒命似地攪纏在一起,渾然忘我,不知今夕何夕,顛鸞倒鳳,極盡魚水之歡


第六章 竊玉
  田月琳悠悠醒轉,只覺頭痛欲裂,四肢百骸如要散架了一般,下體更是紅腫酸脹,陣陣麻癢,她努力回想著昏迷前的狀況,吳朔那張猙獰丑惡的臉孔立馬映入腦海,如今身感不適,哪還不知道自己清白已失?這下真個叫她心膽俱寒,天旋地轉。張口欲呼,突見一張劍眉星目的俊秀面龐出現在眼前,卻是一名長身玉立、意態瀟然的美少年,正盯著她微笑點頭,臉上滿是慈和關切的溫柔神色。田月琳見來人不是吳朔,稍感放松,但旋即想起自己赤身裸體,如何能被一名陌生男子肆意褻瀆?于是手忙腳亂地扯過身旁被褥,遮住雪白誘人的性感胴體,嬌軀抖顫如瑟瑟秋葉,驚恐道:「你你是誰?我我怎么會在這里?」
  云平肚中暗笑:「我是你老公!你跟老公洞房花燭,不在這里又在哪里?」
  臉上卻裝出一副憐惜同情的正經樣兒,柔聲道:「我叫楚云平,這是我住的地方!你身子還好吧?有沒有什么不舒服?」
  田月琳哪敢告訴他自己的身體狀況?想起視若生命的貞操一夕被毀,仰且毀得不明不白,端的是羞憤欲死,恨不能一頭撞到墻上,就此了卻殘生,洗刷屈辱。「嗚嗚嗚」
  她越想越悲,情難自禁,淚水潸然而下,浸透被單。云平見她哭得梨花帶雨,柔弱堪憐,不知怎的心痛如絞,再也無法興起惡作劇的快感,軟語安撫道:「姐姐,你你就別這么傷心了,事事情既已發生,還是想開一點為好!」
  田月琳微抬螓首,淚眼朦朧地望著他,恍惚道:「敢敢問少俠,是你你救了我嗎?」
  云平點點頭,笑道:「是啊!我們在余家集見過面的,你還記得我嗎?」
  田月琳本就覺得他似曾相識,聽他這么一說,頓時想起了那個在余家集的客棧里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的奇怪少年,當即轉悲為喜道:「我記得你啦,你就是那個」
  說到這兒微感羞澀,不由低下螓首,細聲道:「那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云平呵呵笑道:「干嘛吞吞吐吐的呀?是不是想說我那時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8 140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