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魔幻玄幻電子書 >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 >

第12部分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第12部分

小說: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這小強盜的家伙好大,比潘郎的還要大出許多!也不知道我能否承受得起?」
  云平看見陸夫人春情難禁、浪蕩風騷的嬌姿媚態,不覺也加快了節奏。他手指一探,已伸進陸夫人那濕滑嬌嫩的陰戶,繼而直入神秘誘人的小穴。只覺層層疊疊的嫩肉不斷的收縮蠕動,強力吸吮著自己的手指。陸夫人的銷魂私處竟是如此緊縮柔韌,簡直就如未經人事的處女一般。他不禁心下暗喜:「陸老匹夫真是暴殄天物!也不知有多久未曾耕耘過小老婆的這塊豐腴嫩穴,怪不得她要出來偷漢子。也罷!今兒個就讓老子來幫你陸神醫代拆代辦吧!」
  云平不再等待,抬起陸夫人雪白的大腿,下身一挺,粗壯的陽具「噗吱」一聲就盡根而沒,直頂入陸夫人嬌嫩的子宮。女子低吟淺喚,繼而玉臂輕舒,情不自禁地摟緊云平,無邊快感排山倒海而來,讓她整個人都幾乎舒服得暈厥過去。這時云平使出了真功夫,他屁股不停地快速聳動抽插,兩手則揉捏陸夫人白嫩豐滿的豪乳,指尖輕挑櫻桃般的乳頭,嘴唇也湊上陸夫人潔白的頸項,細舔那玲瓏小巧的耳垂。陸夫人快活得直欲瘋狂,絲毫不像被迫而為,倒似莫大享受。要知她在陸府矜持守禮,陸清風端嚴正派,兩人即便在敦倫時也中規中矩,就算后來和潘士元偷情幽會,也時常因為擔驚受怕而草草了事,因此她幾乎很少能真正享受到性愛帶來的銷魂滋味。此刻云平高超的房事技巧,實是替她的人生開辟出另一扇新窗。陸夫人興奮得無以復加,一波波的愉悅浪潮,將她逐漸推上極樂圣境,時間完全靜止,只剩下無邊無際的快感。云平見陸夫人媚眼迷離,高潮不斷,呻吟連連,雪白的嬌軀上香汗、淫水、愛液混成一片,面部表情也恍兮惚兮,顯然已近快樂顛峰,于是猛烈抽插一陣,大龜頭直頂花心,精關放松,滾滾濃精霎時間噴薄激濺,漫射入陸夫人的桃源深處這邊廂,陸夫人在云平胯下婉轉承歡,戰況激烈;那邊廂,絳仙也是馬到功成,輕易降服天真少年于石榴裙下。原來陸翔離開「鑾光閣」后一路閑逛,不覺來到了承恩寺后一處佃農開墾的菜地。他少年心性,見滿園瓜果、蜂飛蝶舞,不禁留連忘返,四處游玩。走著走著經過一間青瓦泥墻的農舍,忽聞陣陣女子的嬌吟聲隱約傳出。陸翔心念一動:「此地如此荒僻,怎么會有女子呼聲?」
  想著他輕輕推開農舍半掩的軒窗,一看之下頓時讓他呆在當地。只見一位風華絕代的美女仰躺床上,衣裳半卸,玉乳微露,雙手一上一下探入半開的緊身絲袍內,迅急的動作著原來她正在「自摸」。美女忘情的撫慰著下體,同時握住自己的一只大奶子,揉捏嬌翹的乳頭,陡一轉身,玉體上那半開的紫色繡裙完全滑落下來,露出幾近完美的性感嬌軀。陸翔呼吸頓止雪白的肌膚如綢緞般毫無瑕疵,巨乳膨大到離奇夸張的程度,他用整只手掌怕都只能攏到一半,粉紅色的乳頭光潔嬌小,如同夏天的楊梅,令人垂涎三尺。由于衣服已經滑下,陸翔可以清楚的觀察美女的每一絲動作。她的右手指頭輕輕的揉搓著微微外翻的陰唇,劃著圈兒撫摩陰核,間歇地將春蔥玉指插入桃源洞中;每當纖纖柔荑滑過銷魂私處,都可以明顯的看到美女下腹的收縮;她的左手也沒閑著,如同豺狼攫取獵物般不斷的揉捏插云雙峰,乳尖高高聳立,像是照耀天際的燈塔,引領著指尖探尋歡愉的源泉。美女玉指的動作有如彈奏樂器,轉軸撥弦、輕盈優雅,帶著特殊的節奏,任何一絲微小的變化,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她顯然是個中高手,對于自己的身體相當的熟悉,每彈出一個音符,都能勾起最深層的快意,高潮迭起,佳作連連。仙樂流泄中,曼妙胴體忘情顫抖,激烈共鳴,生出無窮余韻,絲絲縷縷,裊裊不絕。美女的動作愈來愈快、愈來愈大。誘人的蜜穴已經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滿纖纖玉指,陰唇上閃爍著淫靡光華,檀口中發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陣陣急促的喘息。玉頸、粉頰現出紅潮,雙乳也脹得微微發亮,十指如斜風細雨般灑落全身,匯聚到快樂的源泉,珠雨激起的漣漪,層層疊疊,慢慢形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地拍打著岸石,迸射出無比歡悅的激情水花。終于,在一聲驚雷后,美女忘情的吶喊,胴體有如滿弦的弓箭般緊繃,夾雜著一陣接一陣劇烈的顫栗,看得陸翔目瞪口呆,咋舌不已。他從未想過,一個人所能承受的快感可以如此酣暢淋漓,登峰造極。他更沒有想到,在承恩寺后偏僻冷清的菜園里,竟會有這樣一位火熱性感的可人兒。陸翔出身名門,自幼侍婢成群,美貌女子不知見過多少,然而和眼前這位傾國傾城的絕色尤物相比,似乎全都有若無鹽之于西施差了十萬八千里。陸翔失魂落魄之際,房內的絳仙卻在暗暗偷笑。原來她一直躡著陸翔,見他在寺外亂逛,便想趁機以色相誘,她發現菜園里有一間空置的農舍,便悄悄躲了進去,待陸翔從屋外走過,當即上演一幕春色無邊的「自摸」小劇給他看。過了半柱香工夫,絳仙才慵慵懶懶地坐起身,穿回衣物,而陸翔兀自傻傻愣愣地呆立窗外。絳仙美目向他輕輕一瞥,故做驚訝地尖叫道:「啊你你是誰?站在那兒干干什么?」
  陸翔這才回過神來,手足無措道:「姐姐莫慌,我我只是碰巧路過,什么什么都沒看見」
  他這話說得有氣無力,傻子都聽得出是在撒謊。絳仙卻裝做信以為真,拍拍胸口,輕舒一口氣道:「哎,嚇死我了!對啦,這位公子,不知你何事途經此地呢?」
  陸翔不善做偽,面露難色,支吾道:「嗯這個其實我我只是隨便逛逛也沒啥事兒!」
  「哦」
  絳仙故做恍然,接著斂衽施禮,柔聲道:「此處山野之地,偏僻荒蕪,人煙稀少,公子如若不棄,且進寒舍稍事休息,飲一杯茶水可好?」
  陸翔求之不得,歡喜道:「姐姐如此客氣,那小弟就叨擾了!」
  說著稍整衣冠,推門入屋。室內陳設簡陋,環堵蕭然,除了桌椅農具外更無它物。陸翔見這美女國色天香,怎料生活如此貧寒,不禁大起同情之心,柔聲道:「還沒請教姐姐芳名!」
  絳仙輕笑道:「公子言重了,鄉野女子,哪來什么芳名不芳名?奴家姓楚,村里人都喚我做秀蘭!」
  陸翔連忙躬身施禮道:「在下陸翔,見過秀蘭姐姐!」
  絳仙掩嘴嬌笑道:「公子不必多禮!快快請坐,待奴家為您奉茶!」
  說著烹煮山泉,沏上香茗。陸翔接過杯盞,心不在焉地呷了一口,眼神卻完全集中在絳仙身上。只見她一身剪裁合度的紫色絲袍緊緊包裹著豐腴的嬌軀,兩顆大肉彈隨著呼吸輕輕上下顛動,直是裂衣欲出,搭配起苗條纖細的柳腰,真叫人擔心她平時走路會不會因胸部負擔過大而失重心摔倒。陸翔瞧得兩眼發直,下面也不安份起來,雞巴翹得老高。定睛細看,絳仙豐隆的酥胸上那兩顆嬌小粉嫩的乳頭竟也亭亭玉立,肆意招搖。陸翔趕緊捂住鼻子,生怕鼻血就這么噴將出來。絳仙如何不知少年正自迷醉于她的誘人胴體,頑皮心起,故意把一根分茶的木勺碰到地上,然后裝做手忙腳亂地俯身撿拾。陸翔也趕緊鉆到桌子底下幫忙。他乍一抬頭,猛然發現女子的領口竟向下敞開,一對美乳近乎赤裸的袒露在眼前,粉嫩的雪膚瑩白勝玉,可以清晰地看到玫瑰色的乳暈和玲瓏挺翹的嬌小奶頭。「啊,對不住,我真是笨手笨腳!公子,你找到了嗎?」
  桌下光線昏暗,絳仙一邊摸索一邊問。「沒沒有!」
  陸翔結結巴巴地應著,他只顧抓緊機會欣賞美女的大奶,哪還去管什么木勺。絳仙找了一會兒,又故意轉向兩邊摸索,一對吊吊的奶子隨著身體的移動左右亂晃。陸翔好不容易才把眼光從那對豐盈活潑的大白兔上挪開,忽然又像看見洞天福地般發現了另一副絕麗艷景:絳仙這時叉開雙腿,紫色繡裙內無遮無攔天啊,這個騷貨竟然不穿內褲!陸翔驚得差點叫出聲來。但見女子下體的肌膚一如上身般白皙無瑕,光潔的小腹處沒有一根恥毛,美麗的陰唇在深處若隱若現,仿佛等待著男人去采摘品嘗。「在這里!」
  絳仙高興地叫道。既然木勺已經找到,陸翔也就不好意思再這么窩在桌子底下不出來。然而后面的茶卻喝得加倍艱辛,因為他的下半身漲得幾乎麻痹,要是站起身來只怕立刻就會當場出糗。「姐姐你是一個人住嗎?」
  陸翔隨便找個話題,以掩飾內心的尷尬。「嗯」
  絳仙美目泛紅,微垂螓首,細聲道:「外子從事藥材生意,年前出關辦貨,至今未歸」
  陸翔見她神色凄苦,憐憫之余,不知怎的,內心竟隱隱浮起一絲慶幸。「唉那可真是委屈姐姐你了!」
  陸翔軟語安慰。「這是生計所迫,也沒什么委不委屈的」
  絳仙說著,螓首垂得更低,語聲中已略帶哭音。一時間,桌上兩人各懷心事,盡皆默然不語,氣氛顯得異常曖昧。「公子,奴家忽然有些頭暈,您能扶我回房嗎?」
  絳仙以手支額,黛眉微蹙道。陸翔急忙關切道:「姐姐可有什么不適?」
  絳仙澀聲道:「興許興許是昨晚著了點涼!」
  說著掙扎欲起。陸翔趕緊搶上,扶住她的纖纖柔荑,只覺一雙玉手軟如棉絮,柔若無骨,不禁魂為之銷。兩人來到房中,絳仙斜倚床上,拍拍身邊,示意陸翔也坐下。陸翔有點不知所措,慌忙落座后怯怯地瞥了一眼絳仙。只見她眉目含春,全無病態,一對豐滿的乳房傲然茁挺,幾近赤裸地袒露胸前,直是耀眼生輝,美不勝收。看得陸翔全身發燙,下體愈加亢奮,不禁沖口而出道:「姐姐,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公子,什么問題啊?」
  絳仙嬌聲應答,巧笑嫣然,媚態橫生。「大哥出門那么久,你習慣嗎?」
  「公子,你還小,很多事還不懂」
  陸翔看到絳仙嬌羞滿面,媚眼如絲,嗅著她身上散發出的一股女子幽香,不禁熱血如沸,吃吃道:「不懂才問啊,姐姐,你看這里除了我們兩個之外,又沒有別人,你就告訴我嘛」
  說著大起膽子湊過去在絳仙臉上輕輕一吻。絳仙被他吻得臉上癢癢的、身上酥酥的,雙乳抖得更是厲害,陰部也不知不覺間淫水泛濫,于是附在陸翔的耳根上嬌聲細語道:「公子,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這么久沒有男人,我也需要」
  「需要什么啊?」
  陸翔追問道。絳仙粉臉暈紅,風情萬種地白了他一眼,嬌嗔道:「小壞蛋,你剛才什么都看見了,是不是?明明知道的,還偏要來問人家,就是就是那個嘛」
  陸翔看到女子騷浪入骨的媚態,雞巴早就不受控制地硬挺起來,這當然逃不過絳仙的法眼。她本想故做矜持地別過頭,但脖子卻不聽使喚,目光像磁石般被吸到少年的大肉棒上,心中驚喜交集:「這小子的雞巴可也不小啊想不到本姑娘遇上的盡是上等貨色!」
  情欲一物說來就來,端的是沛不可當。絳仙只覺自己的陰戶越來越熱,桃源深處陣陣酥癢,淫水越流越多,她已漸漸無法控制意識,繼續保持優雅從容的姿態。陸翔雖與云平尚有天壤云泥之別,但貴在年輕力富,雞巴也頗具形勢,足可慰藉春心,一快朵頤。這時陸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8 140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