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魔幻玄幻電子書 >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 >

第10部分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第10部分

小說: 武林艷史別記 (1-10章)作者:pighead8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面檔老板也不著惱,兀自嘻嘻笑道:「就我家那黃臉婆的模樣,丟到大街上也沒人要,你可不同啦,婆娘那叫個水靈,羨煞旁人啊,眼紅的小白臉怕沒把院墻擠垮?」
  布衣漢子走到攤前,拖過一條長凳坐定,朝老板罵道:「我老婆水不水靈關你鳥事,你有閑功夫就管好你自己的婆娘。人老珠黃又怎樣?她可攢著你的全副身家。嘿嘿,如果拿去貼小白臉,那你可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血本無歸啊!哈哈!」
  面檔老板頓時滿臉通紅,醬爆豬肝也似,怒道:「她敢!老子喀嚓喀嚓把她砍成兩段!」
  說著舞起切肉的菜刀,一臉憤憤。布衣漢子斜眼睨他,冷笑道:「就你,有本事回家兇去啊?在這里逞英雄,見了婆娘還不是嚇得屁滾尿流!」
  面檔老板怒不可遏,戟指道:「你你」
  布衣漢子也不理他,拿過酒壺,斟滿酒杯,一口飲盡,而后喟然道:「其實我那婆娘算什么水靈,你沒見過陸家的二姨太,那才叫國色天香啊!」
  老板來了興趣,怒火不翼而飛,忙道:「難不成你見過?」
  布衣漢子挺起胸膛,兩眼圓睜道:「怎么沒見過?剛才我和婆娘從承恩寺出來,正好看見陸夫人和她公子下了馬車要進廟里上香。哎那個美呀,她兒子怕也有十六七歲了吧,還保養得跟個閨女似的,嫩得能滴出水來。那身材,那風姿」
  老板口水直流,嚷道:「怎樣怎樣?」
  布衣漢子舔一舔嘴唇,嘖嘖道:「絕色尤物,絕色尤物」
  面檔老板抬頭望天,出神半晌,這才嘆道:「若不是絕色尤物,人家陸神醫能要她嗎?哎,不過也真可惜了這美人兒,年紀輕輕的嫁給一個老頭子,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啊!」
  「牛糞?」
  布衣漢子鼻間冷哼一聲,不屑道:「你要有人家一半本事,那些小娘子還不照樣蜜蜂黏糖一樣撲著來?可你行嗎?開一破面攤,還好意思說別人是牛糞?」
  面檔老板怒道:「你別瞧不起人,老子將來把面攤開遍襄陽城,百家聯號,日進斗金,比他陸某人富貴十倍!也娶他媽的七八個小老婆,個個沉魚落雁什么的!老子晚晚做新郎,壓了這個壓那個,把那些又白又嫩的小娘皮個個干得浪叫求饒!」
  布衣漢子捧腹狂笑,吃吃道:「就憑你?哈哈,笑死我啦,你就睡著做白日夢,等著天上掉下個金元寶砸死你吧!哼,還想得那么美,壓完這個壓那個?說句不好聽的,老子回家還能壓壓我那婆娘,你說的,怎么著也長得水靈。至于您老啊,也就只有等著享用您那位黃臉婆啦!哈哈」
  面檔老板氣得險些嘔血三升,臉上由紅變紫,又由紫轉黑,狂吼道:「日你奶奶個吳老六,損人損成這樣?他媽的,老子再不濟,大把銀子送出去,找一票窯姐兒,還怕沒女人睡?」
  布衣漢子不以為忤,繼續調侃道:「嘿,怕只怕你不頂事,一上去就泄了,到時候讓窯姐兒大條掃帚趕出來」兩人你來我往,唇槍舌箭,唾沫星子亂飛,言語愈發粗俗,猥褻下流,不堪入耳。云平和絳仙對視一眼,露出會心微笑,也不再等飯食,起身離開面攤。絳仙吃吃笑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怎么樣,我說咱們運氣到了,真是擋也擋不住!」
  云平點頭笑道:「一個陸家夫人、一個陸家公子,從他們身上著落,看來這寒玉玦是十拿九穩了!剛才那漢子說他們正在燒香,咱們這就去看看吧!」
  說完兩人腳步加疾,穿越人群,電射而去。承恩寺,坐落于城北軒臺門外一里,殿閣恢弘,屋宇重重,乃是一座百年古剎,歷來信眾不絕,香火鼎盛。云平和絳仙在前院的大雄寶殿處巡視數次,但見香客雖多,卻并無絕色美女。兩人心想陸府財大氣粗,說不定寺中專有獨立佛堂供其參拜,于是齊齊掠入后院,仔細搜索一番,果然在「鑾光閣」內發現了一對母子。云平見那婦人長得清純甜美,膚若凝脂,明眸皓齒,顧盼生妍,姿色比得上師娘梅萱,不由心下暗贊。再看那少年,長得儒雅俊秀,劍眉星目,也甚是惹人好感。美婦面朝如來佛像跪拜叩首,神態虔誠,那少年起初也隨著母親跪坐在蒲團上,然而過得片刻卻明顯不耐煩起來,伸腰曲足,東張西望。美婦杏眼微閉,卻知道兒子的小動作,黛眉輕蹙,斥道:「翔兒,不得在佛祖面前無禮,安靜的叩拜!」
  少年怕被母親呵責,惟有強忍不動,但還是堅持不了多久又開始抓耳撓腮,把玩衣角。美婦頗覺無奈,惟有睜開雙目,嘆道:「翔兒,你心思如此躁動,沒有片刻安分,將來如何能繼承你爹爹的衣缽,做一名出色的大夫?」
  少年嘻嘻笑道:「娘,那我不做大夫不就行了唄!」
  「哎,你呀,真是拿你沒辦法。行啦,你出去玩吧,但記著別跑太遠,日落前必須回來。」
  面對兒子的撒嬌耍賴,美婦也只有搖頭苦笑。少年如蒙大赦,歡叫著沖出了佛堂。「喂!」
  絳仙用香肩輕撞一下云平,細聲道:「你去盯著那小子,我在這看著陸夫人。」
  「怎么不你去跟著小子,我在這看著陸夫人?」
  云平兩眼一翻道。「喲,你對這小娘子動心了是不,想趁機上她?」
  絳仙咯咯嬌笑道,她哪不知道云平賊心未死,色心又起,欲要一嘗這艷婦的滋味。「嘿,我這不想著你我各展所長嘛。我去綴著那少年,你跟著這女子,說不定一上去就得動真格兒,那不等于硬搶?所以還是耍點手腕,讓他們乖乖就范,自己交出來的好!」
  云平雖和絳仙言笑無忌,但讓她一語戳破心事,還是忍不住滿臉通紅,趕緊砌詞狡辯一番。「行啦,好弟弟,你那幾條花花腸子姐姐還能不知道?」
  絳仙說著在云平的腦門上輕輕鑿了一記。其實她早就有以色相誘的想法,只是擔心云平喝醋,不敢明說,如今由他自己提出來,正是得其所哉,正中下懷。「不過,你對人家陸夫人可得溫柔點,她看起來沒練過什么武功,只怕經不起你幾下折騰!」
  絳仙掩嘴嬌笑道。「呸,你才應該對那少年遷就點呢,看他那樣子,上去沒三兩下就得讓你吸干吸盡!」
  云平反唇相譏。絳仙沒想到云平這么口無遮攔,不禁俏臉微紅,啐道:「小鬼頭,講話沒個譜,亂嚼舌頭,好不好都說,瞧我不老大耳刮子刮你。」
  「你敢你敢?」
  云平嚷著窩在絳仙懷里亂蹭,一邊還在她飽滿雙丸上大施怪手,攪得她口中雪雪,嬌喘細細:「好弟弟,別別搞了,姐姐說說錯了行不行?再不動身,就就跟不上那孩子啦唔喔」
  云平也知正事兒要緊,于是暫停攻勢,得意洋洋地道:「算你吧!」
  絳仙風情萬種的白了他一眼,這才一整容妝,盈盈起立,躡在陸家公子后面去了。云平好不容易得到機會親自對付陸夫人,卻全然不知從何下手,總不能沖進去就把她摁地上強奸一番。他隱身在一處花叢后,正自苦思對策,忽見陸夫人從蒲團上站直身子,向佛像合什一禮,似乎便想就此離去。「咦,奇怪,她才把兒子支走,本可以靜心參佛,怎么突然又要離開?」
  云平心中訝異,于是屏息凝神,看那陸夫人欲做何為。果然她轉過嬌軀,蓮步輕搖,匆匆走出了「鑾光閣」,云平哪還遲疑,趕緊運起身法,悄悄跟了上去。承恩寺前院煙熏繚繞,后院卻是靜謐清幽,鳥語花香。也許因為正值午后,寺中僧侶都在休息,故而一路走來不見半個人影,可陸夫人看上去還是十分小心警惕,不時停住腳步四下環顧,害得云平要東躲西藏隱匿行跡。這樣走了半盞茶工夫,兩人已經出了寺院后門,來到一方竹林深處。云平心下越奇,不知這看似溫柔嫻雅的陸夫人究竟在搗弄什么名堂。忽然一座精巧別致的小竹屋展現眼前,風影婆娑間檐角若隱若現,有如蓬萊仙境。「呵呵,原來這小娘子是趕著來和奸夫幽會,怪不得那么神神秘秘!」
  云平心下暗笑,想起自己在華山上與師娘師姐的風流時光,也似這般偷偷摸摸而又興味盎然,不禁神馳意飛,情難自已。「篤篤篤」陸夫人走上臺階,輕輕敲門。「是誰?」
  屋內傳來一把男子的低沉聲音。「潘郎,是我!」
  「倩兒!」
  木門「呀」的一聲打開,一個高大男子閃身而出。他一見到陸夫人,當即滿臉喜色,張開雙臂就把陸夫人緊緊摟在懷中,「倩兒,我想你想得好苦!」
  「潘郎,我也日日思念著你,只是這些天要忙著籌備陸清風的壽宴,所以一直抽不出時間。」
  「哼,那個老匹夫!」
  叫潘郎的男子放開陸夫人,咬牙道:「他老而不死,專事拆人因緣,奪人妻女,這樣的王八蛋,還擺什么壽宴,做什么生日!」
  「潘郎,莫要這么說他!」
  陸夫人依偎著男子的胸膛,柔聲道:「陸清風是個好人,他也沒有強迫我嫁給他。你知道的,他治好了我爹爹的病,我王家無以為報,這才要我嫁做他二房,為他延續陸家香火。哎,怨天怨地也是無用,怪只怪我命苦,和你今生無緣,來世來世我們再做夫妻吧!」
  「可可是」
  男子頓足道:「要報答,也不一定非要以身相許呀?只怪我沒有本事,不能讓你過上好日子。我知道,就算你爹不把你許給陸清風,也絕不會讓你嫁給我的!」
  「事到如今,還提這些做甚?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有愁明日當吧!潘郎,你不是說想我嗎,那快來呀」
  陸夫人說著闔上美目,春情蕩漾,媚眼迷離。男子看著懷中美人艷麗無儔的姿容,曼妙難言的嬌軀,只覺欲火不受控制的點燃,急忙攔腰抱起陸夫人,走進竹屋,關上木門。「豈有此理,你們在里頭窮快活,老子不成把風的啦?」
  云平心下暗罵,惟有飛身靠近竹屋,透過窗欞向室內窺探。只見那潘郎坐在一張大床上,陸夫人往他的褲襠上坐了下去,整個人側倒在他懷里。潘郎用手撐起陸夫人的下巴,舌頭堵進美婦的嘴里讓她吸吮,四片嘴唇湊在一塊,陸夫人只覺臀部壓著一條硬邦邦的東西,越來越大,越來越漲。由于陸夫人只穿著薄薄的簪花絲袍,于是潘郎很容易地就將她的衣服拉下,而陸夫人也主動輕移玉臂,讓一件粉紅色的肚兜袒露出來。潘郎捏住她兩邊的乳峰往中間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陸夫人兩手伸到背后,把自己肚兜的系帶解開,一對白皙柔膩的淫嫩豪乳登時纖毫畢露地展現在潘郎眼前。潘郎拿起肚兜猛嗅其中的女子芬芳,贊嘆道:「聞起來可真香!」
  陸夫人將肚兜夾手搶過,粉臉暈紅,嬌羞道:「有什么香啦!」
  潘郎嘻笑著,舌頭便開始不停舔舐陸夫人的豪乳,并且不斷地用牙齒輕咬她的乳頭,兩粒粉嫩蓓蕾不堪刺激地硬立而起。陸夫人緊閉櫻唇,瑤鼻間卻不由自主地發出陣陣銷魂曼吟。她雙手捧起盤著的烏黑秀發,身體往前挺聳,不時左右搖晃乳房,讓男子的嘴忙個不停。潘郎迅速地將衣服脫掉,只剩一條寬松的內褲,褲襠里正有根粗大的肉棒撐著,直如帳篷一般。他劈開雙腿,示意要女子蹲在他的兩腿之間。陸夫人白了他一眼,柔順地跪俯到男子胯下。潘郎用一只手把她的頭按壓到褲襠前,另一只手則繼續肆虐著美婦的雙丸。陸夫人含羞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8 140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