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古今穿越電子書 > 粉嫩娘親 >

第166部分

粉嫩娘親-第166部分

小說: 粉嫩娘親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關機將書房內恢復原樣。帶著眼淚逃出了那個曾經的家。
  回到醫院已經是凌晨三點了。飛雪輕輕進入病房。正好對上白慕寒關切的目光。
  “我吵醒你了嗎?”她歉意的問道。
  “不,我在等你。”他輕輕搖頭。她沒有回來,他怎么可能睡得著呢!
  她輕輕走去先給寶寶蓋上被子,再回到病床邊給他一個淺吻。他握著她發涼的柔荑問道:“事情怎樣?”
  “辦妥了。”她將另一只手遞給他。在他身邊坐下,興奮的回道:“最多三天,我們就有正式身份了。”
  他凝望著她,略顯干枯的大手輕輕撫過她的眼睛。
  “你哭過了?”他的聲音有些發啞。
  知道他在為她心痛,她的眼淚又不聽話的流了出來。也不知道怎么了,她發現自己越來越脆弱了,越來越喜歡流淚了。
  “出什么事了?能告訴我嗎?”
  她連連點頭。可是仍是止不住的抽噎。
  “我。。。。。。我剛才回家了。。。。。。因為要取一些東西。。。。。。”
  “你見到他了?”他的聲音很平靜。可是心確不平靜。他在就猜到她會回去的。不過,聽她親口說出來,并且是哭著說出來。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挖出一塊似的劇痛無比。
  “沒有。我在樓下觀察過了,確認家里沒人才偷溜進去的。”飛雪搖了搖頭。她抽噎著將她的行程說了出來“我只進了我的書房,也找到了我要找的東西。。。。。。可是你說我爸他怎么那么傻啊!我都不在了,他那樣做有什么意義呢?”
  “因為他們愛你,所以不想讓傷害了你的人好過!”他慶幸的低吟。“原來你是因為你的父母才哭的!”呼!他被挖走的心又給填上了。
  “不然你以為呢?”飛雪終于聽出一點弦外之音來了。鳳眸驟瞇,危險的俯視他“你以為我會為誰而哭嗎?你當我的眼淚那么不值錢啊?”
  不,就是因為她的眼淚太值錢了,他才擔心被別人占去了嘛!
  “我老婆的眼淚是無價的珍珠。”大手輕輕為她拭去眼淚“所以,這珍珠只能由我擁有,對吧?”
  “對你個頭!”飛雪頓時破涕為笑,輕罵道:“你什么時候也給我學會口甜舌滑了?”
  他不口甜舌滑,她怎么會笑呢!
  “別哭了,你想他們就去看看吧!”他認真的建議道。
  “嗯!”她輕輕點頭。
  “對了,老婆我們還能回去嗎?”白慕寒突然想到一個重要問題。
  “判官說得等機緣。也就是說什么時候回去,怎么回去都不是由我們說了算的。不過,聽他那意思,我們是不可能長期呆在這邊的。畢竟我們不屬于這里。”飛雪老實回道。她又問:“你是不是想回去了?”語氣透著擔憂。
  他抿嘴搖頭“你走了以后,那個男的大夫來過了。他說我的腿要治好最少得大半年的時間。而你又要生了,我擔心到時誰來照顧你們母女。”
  原來擔心這個。飛雪暗自松了口氣。
  “這個你不用擔心,到時請個護工就行了。今天那個護士不是說了要幫我們找的嗎!”
  “考完試我們也不能長期住在這里吧?”
  “當然不會長期住在這里,等我們的身份證件一到。我們很快就能有家了。”她可不想讓兩個孩子成天住在這種難聞的地方。突然,她停下來,然真的望著他。
  “不過,你到底想說什么?你可是說話最精煉的白當家。”怎么也給她繞起彎子來了。
  “我現在還能當家嗎?”他自嘲的笑道。
  “當然,我們的家永遠由你來。。。。。。”當字沒說出口。她突然發現自己又被他繞進去了。“我們的當家,現在是你兒子!”
  “是,我的兒子!”他終于展顏笑開了。
  “不準轉移話題,你剛才到底想說什么?”
  “我想說,你那么想你父母,不如趁我們仍在這里的時候,多去陪陪他們。”
  “呃!”她怎么去啊?對于他們來說,她現在就是個路人甲。別說陪他們,就是想跟他們說句話也沒機會啊!
  看出她的想法,他輕輕提點道:“只要你當他們是父母不就行了嗎?”
  她猝然醒悟,雙眸發亮的望著他“你是說。。。。。。”
  他沖她眨了眨眼,用力點頭。
  “老公,你真好!”情不自禁的她撲進了他的懷里。
  他多想坐起來抱住她啊!可惜他除了頭和手身體其它部位根本無法動。他只能用手輕輕撫摸她的秀發。她的頭發烏黑如瀑,亮滑如絲。簡直堪稱完美。
  〆﹏、書友≈◆aikomomoya◇丶為您手‖打╰╮
  一百二十七
  半刻鐘后,如往常一樣食店里的員工,幫著寶寶將幾個人的飯菜送了進來。沖著他們點頭笑了笑,放下手里的東西。頭也不回的走了。
  呃!他怎么不收錢就走?
  飛雪終于忍不住了。她一邊擺著碗筷,一邊用眼睛覷著那仍然若無其事的寶貝兒子。
  “寶寶,咱們的生活費夠嗎?”
  “夠啊!”寶寶接過筷子脆生生的回道。
  “那你還剩下多少錢?”白慕寒端起碗問。他也很想知道這小家伙是怎么把這飯菜給他們買來的。
  錢哎!寶寶臉上終于有了一點波瀾。只見他皺著小眉,撇著小嘴,搖了搖頭,老實的回道:“沒錢了。”
  沒錢了!太好了!兩個大人相視一笑。
  “你記得今天是第幾天了嗎?”他再一次提醒道。
  寶寶奇怪的望著一臉好奇的媽咪,再看向一臉怪異的爹爹。不明白他們怎么會有那種類似于幸災樂禍的表情。可是,他仍然咬著筷子,回答了爹爹的問題。
  “第五天啊!”
  第五天啊!這小家伙還沒意識到問題的所在嗎?看來她對天才兒子的期望值抬高了,他必竟只是一個六歲的孩子。能幫他們買來飯菜就不錯了,她竟然還想要求他像大人一樣懂得預算嗎?
  事實上,有許多人都是吃了上頓,不管下頓的,不是嗎?
  寶寶捕捉到媽咪眼睛里閃過一絲失望。寶寶體貼的問道:“媽咪,是今天的菜不好吃嗎?”不等飛雪回答,他又討好的道:“那我等下去還碗的時候,跟那阿姨說說,讓她明天做媽咪喜歡吃的菜。”
  兒子的體貼令飛雪無比感動。緊接著一種負疚感由然而生。天啊!這么貼心的兒子,她怎么會想要看他灰頭土臉的樣子呢!她正想著什么話也不說,直接補給他接下來兩天的生活費。
  可是,孩他爹搶在她前面說話了。
  “你都沒錢了,怎么讓阿姨做你媽咪喜歡的菜呢?”白慕寒靠坐在升起來的病床上,蒼白的臉上掛著溫柔的笑意。
  〃看來我們明天和后天都該餓肚子咯!〃
  “為什么要餓肚子?”寶寶驚訝的望著爹爹,不解的道:“我已經將明天和后天的錢全都付給阿姨了,而且,阿姨答應了我們可以自己點菜的。”
  這下灰頭土臉的變成兩個大人了。夫妻倆互覷一眼,再不可致信的回過頭來盯著寶寶。
  “你給阿姨了?明天和后天的也給了?”就那三百塊錢!那老板娘是被他灌米湯了嗎?飛雪驚得幾乎直接將兒子擰起來質問了。如果不是中間隔著個小小的餐臺的話。
  “是啊!是你讓我負責一周的伙食,一天五十元嘛。我問阿姨,我要是提前一次性付七天的飯錢,她能不能給我算便宜一些。結果阿姨答應了三百一十二塊,包我們七天的伙食。所以,你給我的第二天,我就將那三百一十二塊全給阿姨了。”寶寶回答完后,警惕的望著面色可怖的媽咪:“媽咪,您不是又想加日子啊?那可不行,我是男子漢,不是巧婦!”
  飛雪睜大眼,下巴都快落地了。“巧婦?”好半晌才說出這么兩個字來。他哪止是巧婦啊!先不說那老板娘為什么要做這賠本的買賣?就他這砍價的功力已經超乎她的想象了。她的兒子果然是天才!不,是奇才,怪才!
  她激動的撲過去,雙手用力擠著寶寶那與她有幾分相似的小臉,興奮的又親又捏“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可是我家寶寶卻辦到了。寶寶,你真是媽咪的驕傲啊!”
  寶寶的小臉都被擠壓變形了,他受不了的直拿白眼瞪這個老是摧殘他小臉的媽咪。小腦袋里靈光一閃,突然他明白他們剛才為什么會有那種表情和眼神了。
  一開始不就是因為他偷偷買了一包零食,媽咪才會讓他來當家的嗎!合著,他們是在等著看他買不回飯來的笑話呢!寶寶心里越來越不舒服,要是奶奶和忘憂在就好了。他們肯定會幫他的。
  “怎么了?”突然發現寶貝的眼圈紅了,飛雪連忙小心的問道。
  “哼!”寶寶將眼白都轉開了,決定給他們來個眼不見為凈。
  “媽咪不是在夸你嗎?”扳過他的小臉,輕輕在他那嘟得老高的小嘴上親了一下。“你怎么像受了委屈似的?”
  是哦!先給一個巴掌,再給一顆甜棗。這樣叫夸的話?那他能不能也夸一下他們?不用說肯定不行,因為雷公肯定會劈他。
  “你們合伙欺負我一個人!”寶寶只能委屈的控訴。誰讓他勢單力薄呢!“妹妹你怎么還不出來?”寶寶望著那頂著桌子的大肚子喃喃道。妹妹你快出來吧!哥哥一定會好疼你,好疼你的。閃亮的目光再移向那眉來眼去的兩個大人。哼哼,到時候就是二比二了,看他們還能得意多久!
  兩個大人相視一覷,他們有欺負他嗎?
  兩人同時搖頭。沒有,他們最多是想逗逗他而已!
  “好了,菜涼了,吃飯吧!”
  大當家發話了,小當家也只好先收起不滿。繼續與米飯做斗爭。然后,他的小碗里越吃越多,而且全是他愛吃的菜。小臉上不自覺的溢出了笑容。
  看來,媽咪和爹爹雖然有點無聊,不過還是最愛他的。然后他又悄悄望著媽咪的肚子想,妹妹你還是現在媽咪那搖籃里住著吧!不用著急出來了。
  “咚咚!”房門被推開,一顆戴著鴨舌帽的男人頭探了進來。“請問那位是白雪?她的快。。。。。。”
  “我是,我是!”不等來人的話說完。飛雪已經到了他面前。“這是我的嗎?”一把搶過來人手中的快遞和簽字筆,迫不及待的簽下大名——白雪,這是她的新身份。動作熟練的將面上那層紙揭下,連著筆一起再送回到快遞男手中。
  這一系列動作都發生在一瞬間。直到她已經拆開文件袋,開始驗貨了。那個快遞男仍然沒有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飛雪驗收好所有證件齊全后,興奮的將它們遞給床上一臉興味的父子倆。順著他們的目光,她才發現那個快遞男,像被點了穴似的一動不動的僵在那邊。
  “咦,你怎么還沒走?”她好像沒點他的穴吧!
  “呃!”快遞男終于從錯愕中回過神來了。他不太置信的低頭看了看手中那張有著簽名的回執,又看了看那個已經坐在床邊的大肚婆。這是怎么回事?
  “哦!”飛雪突然恍然大悟“是不是該由我出郵資啊!”她連忙從衣袋里取出零錢“是二十嗎?”她記得以前是這個價的。
  “不,不是。對方已經付過了。”快遞男搖著頭,一臉迷茫的退了出去。天啊!他從來沒見過這么敏捷的孕婦。他連她是怎么從那床邊漂到門口來的都沒看清,然后他手中的東西就已經到她手中了。再接著她怎么又回到了床邊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36 152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