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科幻未來電子書 >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 >

第51部分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第51部分

小說: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心我,沒關系。這么卑鄙無恥不擇手段的我不適合留在你身邊呢。”

又來了又來了!一有問題就要她走!當她是什么!找指責來揮之即去沒有思想的傻逼嗎!

王曉書也顧不上腿上酸麻了,直接坐起來瞪著他問:“你為什么要怕別人說你不好?喜歡的東西想辦法得到難道不是很正常嗎?為什么要妄自菲薄?我從頭到尾在乎的都是你,我不在乎別人怎么說我怎么看我,我不會走的,就算現在我的腿在發抖。”

喘了口氣,她接著道:“而且,人家吵架不都是女的離家出走嗎?你老走個什么勁,欺負我心軟是吧?”她越想越生氣,直接抬手環住他的脖頸將他拉向自己,躺在床上瞪著被迫壓在她身上的Z陰森森道,“憑什么因為喜歡你就要委屈我,我算看清楚了,跟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得抓緊時間,不然下一秒說不定就不見人了,現在我想和你上床,你感受到了嗎?”她的手朝下順著他的腰線往小腹探去,被他強有力的手阻止了,她不由皺起眉,凝重地看著他。

Z的模樣很不自在,他應該也不好受,神色是從未有過的無力與壓抑,他直起身離開床邊,足足閃了有三米遠才背對著她說:“你現在不能做這些事,好好休息。”

“我好著呢!”王曉書一點都不打算妥協,他不是躲嗎,他躲她就追,這次如果再沒有追上去,她真不知道下次他還不會不會回來,能不能回來。

王曉書低下頭撐著雙臂把雙腿挪下了床,她的腿經過一段時間的緩沖已經感覺好多了,似乎是麻藥的效果開始褪了?不管了,愛是什么是什么吧,反正這是好現象。

“你……”Z似乎想說什么,王曉書根本不聽,她站起身時晃了兩下,他下意識快步上前扶住了她,于是她便趁機纏在了他身上,直接吻上了他的唇,使勁扯下他的領帶。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讓你留下,但是你別難受,也千萬別走。”王曉書把頭埋在他的勁窩,身子被他抱著靠在他懷里,腳尖脫離地面,他抱著她,“我們不要再分開了。”

Z環著她的手臂漸漸收緊,她可以感覺到他有些動搖,她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如果這樣還不能說服他,那么她就睡服他。

只是,王曉書沒想到的是,Z會問她這么一個問題。

“那如果,我快要死了呢?”

一個特別惡毒的現實,他們兩個很有可能一個活不了多久,而一個永遠孤獨且長命百歲。

65、第65章

王曉書聽了這話先是一愣;隨即驚訝地抬頭盯著他的眼睛問:“真的?你不是為了拋棄我故意扯謊話騙我吧?”

Z將她抱起來放到床邊,坐在一側望著某處;不知道在想什么:“你的心眼不用使在我身上;我挺懷念你以前什么都不明白的時候,你怎么忽然變聰明了?”他說著回頭看向她,有轉移話題的嫌疑。

王曉書冷笑一聲:“我說了幾次那不是智商問題,我不是沒腦子,只是不太用好嗎?”

“我沒看錯過人,我覺得那就是智商問題。”

“……”真是不遺余力地想要惹她生氣讓她忘記初衷了,王曉書淺淺一笑,傾身向前湊到他耳邊舔了舔他的耳垂;“真的快死了?”她故意放緩聲音問道。

Z立刻將頭歪到了一邊;蹙眉責備道:“我說過你的身體還沒好,別再鬧了。”

是啊,別再費勁討他喜歡了,如果他真的不想要你那你再努力也沒用啊,你怎么就不懂呢王曉書?難道精心烹調過的狗屎人家就會吃嗎?可是還沒辦法停止啊,聽聽,他說自己快死了,為什么呢?還用問嗎,肯定是因為她啊。

他本來該是什么都無法阻擋的強大存在,可是現在為了她搞得一身狼狽,還窩囊地到處躲,她自己都不能忍了,可他還忍得了,真是抗壓能力大啊。

怎么說呢,好像人都是自私的,我喜歡的人,就是不想讓他被別人傷害。

“親愛的。”王曉書粘到Z身上,感覺到他一下子僵硬,不由有些難過,她有些沙啞地問,“真的像你說的那么嚴重嗎?”

“你不相信?”他偏過頭來看著她,微笑,“我也是會死的,人都會死的。”

“可你說你馬上就要死了!”王曉書的語氣有些激動,“死”這個字真的很沉重,從她嘴里說出他快死了這個信息還真是讓人很難接受。

Z輕笑一聲:“對啊,可你不相信。”

“……”王曉書慢慢沉下臉色,“在我眼里,你是永遠都不會有麻煩的那種人,如果你有了麻煩,那一定是因為我。”她有些自責,“是因為我吧?我那個時候都快死了,你能把我救活,這件事絕對不簡單,你手腕上的傷到底是怎么回事?”

“反正都是沒結果的事,何必問來問去。”Z起身似乎要走,“你休息吧,我離開一下。”

她怎么可能放他走?好不容易把話題引到正題上怎么能讓他跑了?

王曉書直接抱住他的腰,側臉貼著他的小腹,鼻音很重地說:“你沒必要對我這么好,我一點都不值得,我不知道怎么關心你也不會照顧你更不夠細心不夠體貼,你那么優秀,幫了我那么多,我那么爛那么普通,還特別死心眼,你干嗎為了我糟蹋自己啊,你就讓我去死嘛!”

“夠了。”Z轉過身半蹲著替她擦掉眼淚,垂著眼不看她,“不然你要我怎么辦?你給我一個別的選擇,就一個,行不行?求你了,我跪下。”

王曉書半坐在床上詫異地看著單膝跪在地上的Z,仿佛不認識他了一樣:“你這是做什么……起來……快點……”

她彎腰去攙他,他輕輕推開她的手:“這沒什么,據我所知男人向女人求婚也是要這樣的,你就當我在跟你求婚吧。”

王曉書愣了一下,破涕為笑:“求婚?那你之前為什么說要我走?你是打算結了婚之后名正言順地拋棄糟糠之妻嗎?”

Z看著她的笑臉,眼神非常復雜,他抿唇沉默著,須臾之后干脆直接把頭埋進了她懷里,王曉書抱著他,低頭看著他黑色的柔軟短發,他的呼吸讓她的心口感覺熱熱的。

如果強留下心愛的人在身邊看著自己死,想想都覺得很難過,換做是王曉書恐怕也會和Z做同樣的選擇,但事實是這件事的主角是Z,那么她就絕對不會放手。

“我這輩子做得最正確的決定就是什么都聽你的,我不希望最后你說出來的決定是讓我離開你。”她輕輕地替他按著額角,非常無力地說,“而且我非常確信你一定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你只是需要時間,我希望你度過難關的日子是我陪在你身邊的,況且這些還都是因為我。”

她抬起他的頭,手觸碰到他的臉時似乎有些潮濕,這讓她嚇了一跳,動作不由一頓……不可能的吧,這太玄幻了,Z會哭?絕對不是,一定是誤會,這種事怎么想都覺得太可怕了。

她雖然心里這么想,但手上卻沒有在繼續,好像怕看到事實一樣。她僵硬尷尬地停在那,那副為難的樣子不由逗笑了Z,他一笑,她就松了口氣,感覺擔子輕了不少。

王曉書沉沉說道:“沒有什么問題是解決不了的,實在不行我們就一起去死。”

“你說什么?”Z倏地地抬起頭看向她,眼眶發紅,眼角有可疑的痕跡,看來好像真的是……

想都不敢想,王曉書下意識松開手臂道:“沒什么!”

Z還以為會聽到她繼續真情表白,本來滿懷期待,哪想到她居然否認?這巨大的落差讓他有點接受不了,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冷笑,陰森森道:“你再說一遍。”

王曉書瞧他那副樣子就知道自己離成功不遠了,這次成功了以后都不會再有后患了,真是可喜可賀啊,要加把勁,豁出去了!

“抱抱吧。”王曉書故意撒嬌地看著他,可憐巴巴地重新張開懷抱望著他,“我要抱抱。”

“……”

“抱抱嘛……”擠眼淚。

“…………”

“你到底抱不抱啊!”王曉書無奈哀嚎,直接揪住他的襯衫領口把他拽到了懷里,翻了個身將他推倒在床上,他的長腿踩著地面,上半身被她壓在身上,她跨坐在他腰間,三兩下解開了他的襯衫,“你別動,我可是有傷的人,你一動,我扯到傷口會疼死的。”

Z本來想反抗的,可聽她這么一說硬生生止住了,要知道他費了那么大力氣讓她睡了那么久就是不想讓她疼,絕壁不能因為這么一次就前功盡棄啊。

“我也是病人。”Z無力地半躺在床上,雙眼望著天花板,長腿委屈地彎曲在床下,伸得很長,“你懂我的病么。”

“當然。”王曉書舒了口氣,他已經對此不太抱有信心了,她當然要給他信心,她笑得陽光明媚,“所以我才敢這么折騰你,你那么能干,一定可以帶病堅持工作滿足我的,對吧?”

“你……”

“其實以前每次和你做/愛都好舒服的。”王曉書紅著臉趴在他赤著的胸膛上,摩挲著他胸前的凸起,害羞地說,“不過你知道的,女人都是這樣,你理解吧?”

Z漆黑的眸子壓抑地看著他,薄唇輕啟蹦出仨兒字:“不理解。”

“……你沒聽說過那句話嗎?”王曉書扯了一下嘴角,“百分之七十的女人沒有性/高/潮,我很高興我屬于那百分之三十。”

“……夠了王曉書。”

“迫不及待了?”王曉書沖他眨眨眼,飛快地脫掉身上的衣服,大大方方地赤著身子跳下床去解他的皮帶,“你這個姿勢不太舒服,躺好。”她一邊抽出他的皮帶一邊扒了他身上所有衣服,還拉著他平躺到床上,“我也迫不及待了!”她紅著臉大膽道。

知道現在Z眼中的王曉書是什么樣子嗎?就是那種明明是受卻非要裝成攻的樣子……當然,他并不知道這兩個字的概念,在他看來,現在的王曉書真的是……太可人疼了。

“你這是承認了?每次都說不要,其實還是想要吧?”Z半推半就地被她扯到床上,整個人被她擺成大字型,她就那么直接坐到他腰間,扶著早就準備好的那里讓兩個人緊緊地結合在了一起,兩個人都忍不住輕輕嘆息了一聲。

“……好舒服。”王曉書不敢看他的臉,只好低頭看著兩人身下的地方,她稍稍起身,望著那里進出時的模樣,感覺臉熱得快要燒起來了,“沒什么好不承認的,女人不都那樣么。”

“嗯……”Z微微瞇起眼,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遲疑了一下,啞著嗓子道,“我是不是該說點什么?”

“哈?”王曉書喘息著抬頭看向他,“說什么?”

Z笑得鬼畜無比:“你的身材很好,又或者你弄得我也很舒服之類?”

“……不用了。”王曉書嘴角一抽,虎勁上來了就想找回本,想起上次在威震天里面時半路被推接著剛剛又差點被拋棄,要不是她機智炫酷還不知道結果會怎么樣呢,于是王曉書撿起了半搭在床邊的皮帶,那是剛剛從Z腰上抽下來的,兩人的衣服凌亂地散落了一地。

“嗯?”Z疑惑地望著她,只見她將皮帶卷起來纏在了脖子上,然后抬起霧蒙蒙的眼睛非常無辜地與他對視,他頓時只覺小腹一熱,她那里夾得他更緊了。

“主人。”王曉書隨便把皮帶纏在脖子上,雙手羞澀地捧著胸前的柔軟紅著臉望著他,“我好看嗎?”

“……嗯。”他似乎只能發出這一個語氣詞了,因為她雖然在問話,可動作卻從未停過,他很熱,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有一股想要釋放的沖動,這個認知讓他不禁微汗,“等一下……”他啞著嗓子直起上身按住她的肩,吻著她的唇溫柔地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7 73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