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科幻未來電子書 >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 >

第42部分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第42部分

小說: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你按好他,一分鐘就好。”

宮崎悠介不解地看著她,她沒理他,快步上前去奪Z手里的槍,然后集中精神將另一手在他的脖頸后使勁劈下去,刻意帶有異能的攻擊讓Z眸子一閃,閉上眼停止了抵抗。

王曉書迅速將他拉到自己懷里,后撤幾步與所有人拉開距離,舉著槍冷淡地看著他們:“活著離開,或者死在這,你們自己選。”

宮崎悠介愣愣地看著她,似乎有些不太能接受這么快的變化,他思索半晌,眼神復雜地最后望了她一眼,獨自一人先行離開了。

蕭茶緊蹙眉頭道:“我不會傷害你們,但我必須等他醒來,我得問清楚雅雅的情況再走。”

王曉書斜了他一眼,無視掉他,看向王杰:“你呢?”

王杰若有所思地看著Z,忽然笑了:“曉書,你以為我為什么會是你的父親?”

王曉書有些疑惑,但下一秒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大批量子的埋伏者從四周襲上來,她根本來不及思考就迅速開槍將攻擊他們的人一個個干掉,幾乎開槍開到虎口發麻。

“你還有多少子彈?”王杰捂著肩上的傷,冷笑,“你能抵抗得了我們這么多人?”

王曉書費解地看著他:“你真的是一個父親嗎?”

王杰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王曉書直接丟了子彈打完了的槍,單手攬著Z,以一種非常難以想象的方式徒手干掉所有想上來抓活口的量子士兵,這都要感謝Z,他給她的異能真的很好用,迅速,致命,而且無形。

王杰迅速做出判定,高聲道:“不要留活口了,直接全殺了!”反正他們死了他可以去查封實驗室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只要Z死了就行了,只要他死……

可惜,Z注定死不了,雖說王杰下了不留活口的命令,但已經晚了,他的貪心讓他失去了最好的勝利機會,Z所研制的銀色機甲居然趕了過來,輕而易舉地滅掉了那些烏合之眾,將Z和王曉書捧到機甲操作室,轉成飛機狀態載著他們飛上天空,迅速離開了這里。

王杰躲在草叢里,呆呆地看著那玩意兒飛走,神色凝重而渴望。

如果那東西聽命于他的話……

作者有話要說:你看,我就說是威震天吧,攤手

55、第55章 。。。

王曉書直到被塞進機甲艙室里才回過神;她愣愣地走到窗戶邊,看看外面蔚藍的天空;又看看一旁依舊昏迷的Z;他安穩地躺在手術床上,下面鋪著舒適的毯子,沉睡的樣子比醒著時無害多了。

王曉書舒了口氣,抹掉額頭的冷汗,揉著虎口發疼的手回到他身邊,半坐在他旁邊,正想試著叫醒他,一個熟悉的機械音就說:“夫人;請把先生綁起來。”

王曉書詫異地看向四周:“什么?”

“手術床下面有一個抽屜;里面放著您需要的東西。”機械音解釋道。

王曉書照著打開,果然看到里面有醫用膠布等一系列可以將人固定捆綁在手術床上的東西。

“……這是什么意思?”她蹙眉問道。

那個聲音說:“先生說過,如果他的身體出現類似今天這樣的狀況,就把他綁在手術床上,不要讓他去任何地方,直到他恢復理智為止。”

王曉書將工具拿出來:“他什么時候跟你說的?”略頓,“你有名字嗎?我該怎么稱呼你?”

機械音似乎遲疑了一下,道:“所有信息都是先生寫進我程序里的,您第二個問題在我的程序里沒有相應答案。”

“哦……”王曉書站起身,看著躺在床上的Z,心里很不是滋味,隨口道,“那你就叫威震天吧。”

“好的,已記錄。”

“……”王曉書嘴角抽了一下,將Z的身子擺正,整理好他有些凌亂的襯衫領子,一邊做著這些,一邊就忍不住撫上了他的臉龐。

她撥開他額頭凌亂的劉海,看著他斯文清秀的眉眼、薄薄的唇瓣,忍不住嘆了口氣。

果然還是做不了好人啊,人心險惡,并不是所有人都心懷愛與和平,像她所遇見的那些人,甚至連最基本的道德底線都沒有,她干嘛還要對他們懷有愧疚心?反正這個世界也不會再好起來了,那么它再多糟糕下去也跟她沒什么關系了,只要她在乎的人好就行了。

王曉書正思索間,手術床四角忽然彈起四個半弧形扣住了Z的手腕和腳腕,不用想都知道是威震天干的。

“夫人,先生快要醒了,請您稍微遠離一點,經過我的程序計算,四米以外是安全距離。”

……真是的,聽著這種稱呼和這種話,再聯想到機甲的那種長相,感覺真是太奇怪了。

“我在這會受傷嗎?”王曉書輕聲問著,但也不需要威震天回答她了,因為Z已經睜開了眼。

他漆黑的眸子里有微弱的紅光流淌,薄唇被他抿得相當性感,他面無表情看著上方,眼神很陌生,里面沒有一丁點情緒,哪怕是陰森和煞氣都沒有。

“夫人,請靠后。”

提醒一次次響起,可王曉書卻沒辦法離開他身邊,照他那小身板,也就玩玩高科技,難不成還真能變得力大無窮?控制器就算釋放過什么病毒出來,也絕對不會是讓他變得更強大的病毒,應該是毀滅他的病毒才對。

“他還有跟你說什么?不,是寫什么在你的程序里?比如怎么緩解他這種癥狀?”王曉書觀察Z的變化,他一直沉默地躺在那,偶爾眨一下眼,沒有任何動作。

威震天那邊沉默了一下,應該是在搜索資料,片刻之后道:“操作室在后面三米處的白色門后,按照之前的進度來看,先生研制的緩解藥劑還沒有完成。”

已經研究過了?王曉書皺皺眉,起身后退幾步,因為Z已經開始掙扎了,并且力道從一開始地嘗試已經變成了仿佛毫無知覺地掙扎。

她看著他的手腕被手術床上的束縛勒得發紅,不忍地別開了頭。

“只能這么干等著嗎?”她不知道是在問別人還是在問自己,想了一下忽然又回到了他旁邊,與他四目相對,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別動,看著我,知不知道我是誰?”

Z慢慢停止動作將視線移到她身上,他的劉海垂在眼前,紅色的眼睛有點嚇人,但這絲毫不妨礙他的英俊,王曉書知道這個時候不該想這個,但是……真他媽性感啊,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句話是對的!

“曉書。”Z低沉的聲線伴隨著他輕扯的嘴角響起,聽見他這么說的那一瞬間王曉書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算你有良心。”她摸摸他的頭,揉亂了他的頭發,他一點都不生氣的樣子,奇異地柔和道,“曉書,幫我解開這些。”他掃了一眼手腕和腳腕的束縛。

王曉書下意識點頭,正想彎腰找找開關,就聽見威震天說:“不行!”

王曉書怔住:“為什么?”

“那是感應裝置,如果先生的身體指標符合他之前所設定的指數,系統會自動打開,否則……”威震天還沒說完,王曉書就感覺身后一陣冷風吹來,Z熟悉的味道野蠻沖撞著她的嗅覺,她的脖頸被他用牙齒狠狠地、毫不留情地咬了一口。

王曉書痛呼一聲迅速朝后撤去,但他估計是已經沒有理智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咬住的那一刻就用了很大力氣,所以即便她很快就移開了,脖子卻還是被咬流血了。

溫熱的血液順著脖頸流淌在她白色的防護服上,王曉書狼狽地半跪在地上,輕喘了一下平復呼吸,雙臂撐著地面看著Z,表情要比他的更加復雜。

Z的嘴角有明顯的血液痕跡,他甚至很惡劣地伸出舌頭舔了舔,王曉書無奈地別開頭,站起身朝操作室的方向走,也不理他,仿佛并不在意被他咬了一口一樣。

“哪里有換洗衣服?藥物和繃帶操作室有吧?我需不需要打什么疫苗?被一只貓咬了也是可能會得狂犬病的。”王曉書有些泄氣地邊走邊嘀咕。

威震天一本正經道:“不需要,您的身體里有先生注射的疫苗。”

“……”真是什么都做到位了,但他到底是什么時候做的?

王曉書打開操作室的門,輕輕按著脖子上的傷口,在面積并不大的操作室里找到了繃帶和傷藥,坐在小圓椅子上對著鏡子小心翼翼地上著藥,隨口問道:“他現在這樣,我總不能不管他吧?有什么我能做的嗎?我們現在正往哪里走?你這樣一直飛著不耗油嗎?”

“……太陽能。”

哦,也對,太陽能會成為未來世界的主要燃料這似乎是很久以前就有預言的。

“那么我能做點什么?”

“如果您一定要做什么的話,就給先生講講你們之間的事吧,也許可以從意識上幫他康復。”

……講講他們之間的事情?他們之間似乎沒什么太美好的回憶,他們在一起時除了處理那些無關緊要的事,就是在……

“難道要我給他敘述一下文字版的性生活嗎?”王曉書嘴角抽搐地低語。

威震天不愧是機器來的,聽得非常清楚,并且認真回答了這個問題:“據科學研究報道,每周一到兩次性生活是釋放情緒的最佳辦法,省時省力又省心。”

……不愧是Z制作出來的神器,連脾氣和語氣都跟他一模一樣。

王曉書將繃帶綁好,看著血跡斑斑的防護服,還沒開口問,威震天就說:“回答您最初的問題,換洗衣物在操作室的壁櫥里。”

這間操作室雖然面積很小,卻什么都有,王曉書走到壁櫥邊,將柜門橫著拉開,里面是一成不變的白大褂,白大褂里套著搭好的襯衫西褲,西褲下面放著款式單一的皮鞋、內衣和襪子。

王曉書默默地取下一套衣服,將白大褂和襯衫摘下來,脫掉自己的外套,只穿著內衣套上Z大大的襯衫,再披上白大褂,足可以去唱戲了。

她有些窘迫地挽起袖子,脫了鞋光著腳走出操作室,地面上毛茸茸的地毯讓她腳心癢癢的,她一出來就看見Z正在不斷地試圖坐起來,他的手腕和腳腕已經被束縛磨得幾乎破皮了。

“你夠了!”王曉書忍無可忍地跑過去,非常有氣勢地呵斥道,“停下!”

Z似乎沒料到她會這么兇,他下意識聽話地停止了動作,莫名其妙地看著她,就好像不認識她了一樣。

王曉書皮笑肉不笑道:“干嘛啊,擺出那副樣子是想讓我愧疚嗎?不認識我嗎?那我就讓你好好記起來我是誰。”她按住他的胸膛將他壓到手術床上,窄窄的床沒有第二個人的位置,所以她只能跨坐在他小腹處。

她低著頭,彎著嘴角溫柔地說,“我把全部的勇氣都用在喜歡你這件事上了,你千萬不要有事,不然我就活不下去了。”她的眼眶有些發熱,說完這話撲到了他懷里,似乎也不介意他再咬她,但他并沒那么做。

Z安靜了下來,他躺在她身下,她柔軟的肌膚貼著他,她、長長的睫毛偶爾掃過他的脖頸,暖暖的呼吸和癢癢的感覺讓他的身體慢慢平靜下來。

忍,這個不斷在他心里出現的字再次回到他腦海中,他閉上了眼,嘗試平復呼吸,即便心里洶涌的巨浪已經折磨得他緊握著拳連指尖都刻入了掌心,但他必須忍。因為如果他忍不住,很可能就會做出令他無法想象的后悔事。

手術床上的束縛忽然間全都縮了回去,王曉書察覺到此立刻直起了身,齊肩的蓬松黑發長了不少,偶爾有幾縷垂下來,曖昧地劃過了Z的唇瓣。

Z睜開眸子,疲憊的眼睛里雖然仍然布滿血絲,但那些詭異的紅光消失了,看樣子理智暫時回到了他身上。

“曉書。”這一次他念出她名字的時候,她可以很確信自己的心被捏成了葫蘆狀。

“你醒了?”王曉書激動地?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7 73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