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科幻未來電子書 >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 >

第28部分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第28部分

小說: 喪尸他后媽(穿越末世肉文)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怒氣吐出一個字。

王曉書受不了地呻/吟出事:“別、啊……嗯……輕點……”她好氣又好笑,“從網、網上看的啦……啊……哈……你別這樣……”她忍不住去攔他,可他一點都不放松力道和速度,她聽著那皮膚猛烈接觸發出的聲音,紅著臉看著他,“慢點……求你了……”

Z一只手臂托起她靠近自己,貼著她不停動作,她細碎地呻/吟接連不斷,他只覺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讓人難以抵抗、無限沉淪:“原來你還喜歡看那些。”他喘息著笑了笑,“還懂那么多。”似乎還嫌王曉書不夠尷尬,補充道,“看來是我小看你了。”

王曉書被他頂得“啊”一聲尖叫起來,她的手劃過他的后背,留下道道曖昧的紅痕,眸子緊緊閉著,眉頭也皺著,表情看上去異常銷/魂:“嗯啊……哈……”

“怎么樣?”他學著她剛才的語調調侃地問,“喜歡嗎?”

王曉書難熬地“哼”了一聲,嬌媚而又悅耳:“我、我……”

“你怎么?”他看著她,目不轉睛。

“我錯了!”王曉書求饒,“別、別這樣……慢點…啊!…”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他將她翻了個身,讓她趴在自己身上。

王曉書無力地靠在他懷里,茫然地睜開眼看著他英俊的側臉,喘息著吐出兩個字:“喜歡……”

Z揉揉她的頭發,吻了吻她的嘴角,低聲說了句:“我也喜歡你。”

“……”王曉書怔住,傻傻地看著他,*地問,“你說什么?能不能再說一次?”

“我說喜歡坐蹺蹺板嗎?”Z轉移話題。

王曉書傻了吧唧地點頭,不過實際上他被他頂得已經沒力氣搖頭了。

Z得到她肯定的回答,放緩動作慢慢躺在床上,扶住她的腰似乎笑了一下:“那就自己來。”

王曉書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身下漲得發疼,卻又渴望更多,本能地順著他的要求緩緩上下動作起來,那進出之間水漬地流淌是兩人激情的證明,她嫣紅的臉頰和玲瓏有致的身材讓人賞心悅目,尤其是那上身的隆起還隨著她的動作上下擺動。

Z深深地吐了口氣,難耐地低吟從他喉嚨中發出來,那性感沙啞的男音傳入王曉書耳中,只覺渾身的電都充滿了,她不記得那速度有多快,總之等到她熬過那一陣沖上云霄的快感之后,一切都恢復了平靜,溫熱的液體流淌在她體內,她聽見他輕不可聞地說了句——

“做得不錯,不枉費有理由讓我喜歡你。”

……

這種理由還真是讓人難以直視,好像是女人就可以吧?而且這種事上得到夸獎……還真是讓她高興不起來啊。

王曉書疲倦地閉著眼表示抗議:“你真的是在夸我?”

Z對人的情緒一向很敏感,怎么會感覺不到她的不悅?他似不屑似無奈道:“你長這么大難道還不明白一個道理么,看上去很放蕩的人大多都不放蕩,而那些時刻都在宣揚自己底線很淺的衛道士才是真放蕩,比如荷爾蒙小姐。”

“而且。”他遲疑了一下,壓低聲音說了句至理名言,“愛不是和誰都能做出來的。”

第37章

宮崎悠介其實知道蕭叢支走他是想干什么;但他并不介意,也可以說他其實只需要伊寧活著就夠了;根本不想管她到底在做什么,只要不威脅到分子的安全;她可以為所欲為。

蕭叢對宮崎悠介說讓他去幫忙找找蕭雅雅;宮崎悠介就很順從地去了;雖說他大小也是分子的州長的兒子;但是……呵呵;在那呆著還不如出來呢真是神煩啊父親找什么樣的女人不好怎么就看上這么一個棘手的小姐希望他及早回頭是岸。

宮崎悠介一邊嘆氣一邊去找蕭雅雅,這個時候蕭雅雅正在蕭茶那里接受教育;蕭茶無奈又心疼地看著可憐巴巴盯著他的妹妹;蕭雅雅那表情就跟只小貓咪似的;讓你明知道她犯了大錯卻又不忍心指責她;蕭茶本就愛心軟,被她這眼神一看,瞬間所有責備全都偃旗息鼓。

“下次。。。”蕭茶撫額嘆息,“下次不準再這樣了,知道了嗎?”

蕭雅雅心花怒放,面上卻不敢露出半分,依舊哭聲哭調道:“知道了二哥。”

“好了。”蕭茶摸了摸她的頭,柔聲道,“去休息吧,大哥雖然把教育你這件事交給了我,但保不齊還會私下找你,你做好心理準備。”

一聽到關于蕭叢的話,蕭雅雅的表情就有些僵硬,她看了看天花板,點頭:“知道了。”猶豫了一下,問道,“今晚他吃完飯就走了,是去哪了?”她笑笑,“大哥居然沒有第一時間來罵我,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

蕭茶擰眉思索了一下:“好像是去見伊寧小姐了吧。”

“去見她了?!”蕭雅雅愕然地看著他。

蕭茶疑惑道:“是的,怎么了?”

“他們在哪?”蕭雅雅急切地問。

蕭茶雖有不解,但還是將伊寧的住處告訴了妹妹,只見蕭雅雅聽完了轉身就跑,一溜煙就不見了。

蕭茶不由面露思索,單手支著頭陷入沉思。

宮崎悠介到這的時候,蕭雅雅剛離開沒多久,他向蕭茶表明了來意,蕭茶便將這件事告訴了他。他眨了眨眼,沉默一會后,將來原子時路上遇到的事情告訴了蕭茶。

而就在二人互通此事的時候,蕭雅雅已經飛奔到了伊寧的住處,此刻離Z和王曉書離開已經有一會兒了,蕭雅雅推開門速度極快地上了樓,靜下心聽著二樓的動靜,準確而快速地找到了他們所在的房間,一腳將本就沒有關嚴的房門踹了開來,房間里的伊寧和蕭叢頓時呆住了。

伊寧衣衫不整,上身赤/裸,□的內褲堪堪蔽體。蕭叢的穿著倒還算規整,只是腰帶已經解開,并且褲子明顯是動過了。

蕭雅雅怒極攻心,瞪著蕭叢從面無表情到眉梢顫抖,然后所有的皺紋全都聚集在眉心,一張冷到極致的精致臉龐讓人看了就膽戰心寒。

“雅雅?……你怎么來了?”蕭叢急忙迎上去,蕭雅雅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將他推到一邊,朝伊寧走了過去。

“是你勾引的他吧。”蕭雅雅似笑非笑地說。

伊寧臉上神情淡淡的,手臂掩在胸口擋著發育極好的胸部,蕭雅雅看在眼里,低頭望望自己平平的地方,眼眶一熱就像是要哭出來了。

蕭叢看她這樣,心疼地走到她身邊想要抱她,想要解釋,可是又不知道該怎么解釋,而她也根本不準他靠近。

在這之前,蕭叢完全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伊寧在邀請他赴約的紙上寫了希望有一個相對安靜的環境來交談,所以他才支走了宮崎悠介。他本來打算談完事去找蕭雅雅說說她偷跑出去的事,所以才讓宮崎悠介先行一步,只是沒想到他卻自己給自己挖了坑。他只考慮到了他的部分,卻沒料到伊寧這邊的變數。

伊寧長的很美麗,這無可厚非,她的身體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對她的裸/體沒興趣的不是愛好奇葩的變態就是普度天下的圣父,他身為一個正常男人,一時把持不住實在沒辦法。

伊寧追著他出來,將他推進這間房,主動貼上來時,他的腦子里想的全是蕭雅雅。可是,雅雅是他的妹妹,是他的親妹妹,他那份羞恥的感情是永遠不可能說出去的,他只是稍微表現出了一點點,就已經把她嚇得跑出了基地,如果被她知道他的內心,她還不嚇死才怪。

他不想讓他這輩子最重要的妹妹和……愛人難過,所以他有些扭曲的想著既然這樣那么是誰都無所謂了,有送上門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再者,伊寧找他不可能只是做這個,她的確有她的目的,而這個目的還事關原子的安危。

她手握著他那里,吻著他的耳垂,氣喘吁吁地嬌媚說著:“你很奇怪為什么這些喪尸會突然聚集在這里吧?”她的身體在他身上不斷磨蹭,擦出四濺的火花。

蕭叢強自鎮定道:“伊小姐有什么高見?”

“說不定是分子搞的鬼呢?”她笑語晏晏,“你看宮崎悠介那么殷勤,是為了什么?他主動提出讓他父親帶人來援助原子,這也太好心了吧?”伊寧意味深長道,“你可別忘了分子的環境有多差,他們已經焦頭爛額支撐不了多久了,而原子離分子又那么近,如果要下手,原子是最好的選擇。在末世,人與人之間哪里有那么真摯的感情?”

蕭叢蹙眉思索著她的話,壓抑道:“那你跟我說這些,又是為什么?”

伊寧自然不會說出自己的身份,她雖然和離子的州長解安筠并沒有親屬關系,但解安筠算是她的救命恩人,他自己都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養著他們一群孤兒,教他們讀書寫字習武,在這個末世里給了無父無母受盡苦難的她第一絲溫暖,她就算傾盡性命也要拿出相等的東西報答他。

伊寧這輩子最大的目標,除了統一四大基地,將Z納入后宮之外,也就沒有什么了。

“因為……”伊寧軟言軟語地靠到他懷里,抬腿夾住他的腰,閉著眸子想象著抱的人是那個對她愛搭不理時常穿著白大褂的男人,她嘴角勾起一個笑容,“我一個弱女子,能因為什么?如果非要找個原因的話,大概是因為……分子的州長是個好色之徒,我需要一個脫離他們的跳板,而我剛好似乎對你一見鐘情了。”

……

你想害一個人,你就讓他愛上你,讓他離不開你,然后你寵壞他慣著他什么都依著他,等到他無法無天肆無忌憚的時候再給他沉重一擊,他一定會身心劇烈一敗涂地。

伊寧睜開眸子,腦海里回蕩著解安筠溫柔地教導,身下漸漸被男性入侵,她眉頭一皺,撫摸著蕭叢的柔軟黑發,將他想象成Z的模樣,那種抗拒和不適便蕩然無存。

蕭叢其實并沒完全相信伊寧,他本就心思縝密,不可能完全聽她的一面之詞。他接受宮崎悠介的提議,讓分子來原子援助突圍,也是存了別的心思。雖說伊寧的提醒有必要考慮,但畢竟分子不如原子大,不是還有喪尸在外面嗎?總不會輪到分子遭殃的,他何樂而不為?

兩個人各懷鬼胎,各自懷疑地做著只有相愛的人去做才會靈肉合一的事,卻沒料到會有蕭雅雅這樣一個插曲。

蕭雅雅看伊寧沉默不語就知道她是默認了,可是盡管如此,她更恨的仍是蕭叢,因為她知道如果蕭叢不愿意,那么伊寧再逼他都沒用。

蕭雅雅紅著眼圈緊握著拳回頭望著蕭叢,蕭叢僵硬地站在那,想要抬手去抹掉她的眼淚,卻被她質問和失望的眼神逼得低頭沉默。

“真是我的好哥哥啊。”蕭雅雅怒極反笑,連連點頭,“我跑出去這段時間勸了自己很多次,放棄吧放棄吧,可是一點用都沒有,所以我才跟著他們回來了,但是你……”她吸了口氣,輕撇眼角扭頭就走,“你們繼續,就當我沒來過吧。”

蕭叢仿佛被雷劈中般愣在原地,反應過來后立刻沖出去追她了,伊寧獨自留在原地,諷刺地笑望著他們的背影,大方地袒/胸/露/乳站在那,似乎料定了今晚不會有人再來。

可巧的是,還真有人來了。

蕭茶安排好了宮崎悠介的住處,便親自去蕭叢那里等他,但等了半天也不見蕭叢回來。他有點擔心,便又去蕭雅雅那里轉了一圈,也不見蕭雅雅的蹤跡。

蕭茶無奈之下,壓制著擔憂來到了伊寧的住處,他敲了敲樓下的門,上面沒有回應,他瞬間就想到了最壞的可能,會不會出事了?難不成有間諜?或者有喪尸進來?

蕭茶幾步沖進去,一樓安然無恙,于是他快步跨上二樓,抬眼便看見伊?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7 73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