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古今穿越電子書 > 妻本風流 >

第192部分

妻本風流-第192部分

小說: 妻本風流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人的眼力比尋常人好,鳳迎曦還是可以看見燕雪遙隱隱的輪廓,“放開我!”

燕雪遙沒有放手,只是冷冷地嘲諷道:“我都還未后悔,你就先后悔了?不是說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進來了就出不去嗎?怎么?舍不得外面的那些男人?”

鳳迎曦心頭竄起了一把火,咬牙切齒地道:“我就是死也不想和你死在一起!”

“如今看來你只能和我死在一起!”燕雪遙沉吟會兒冷笑道。

“瘋子!”鳳迎曦擠出了這兩個字,“好!既然大家都出不去了,那么就死在一起,這樣就徹底的誰也不欠誰了!”

滑落,隨后便伸手拿出了懷中早已經準備好了的火折子,然而還未打開,便被一雙鐵手猛然保住。

“燕雪遙——”

燕雪遙猛然摟著她將她抵在了墻壁上,像是發了狂一般,冰冷的唇隨即落下,將她所有的憤怒堵在了嘴中……

鳳迎曦掙扎著,可是卻掙扎不過一個瘋子。

燕雪遙是瘋了。

真的瘋了!

這是她最后的斷定。

而她,也瘋了……

瘋的徹底!

若非如此,她應該一掌把他給擊飛,而不是……

當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黑暗只剩下兩人仍舊有些急促的喘息聲。

事情究竟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鳳迎曦混亂的思緒無法給出一個除了自己瘋了之外的答案。

她居然就這樣又和這個男人……

“放開我……”

鳳迎曦低聲說出了一句有氣無力的話,帶著濃濃的自我譴責。

燕雪遙并沒有立即回答,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在她的耳邊低喃著,聲音沙啞,沒有情事過后的慵懶滿足,有的只是讓人心驚的絕望,仿佛,已經走到了絕路,“我們就這樣死在這里好不

好?”

鳳迎曦沒有說話,只是心絞著疼。

燕雪遙吻上了她的臉,卻嘗到了淚水的味道,身子似乎有過一瞬將的僵硬。

沉默,又在兩人之間蔓延。

許久許久之后,鳳迎曦又開了口,還是那句話,“放了我吧……”

她的話,仿佛不僅僅是為了眼前,更是為了以后。

他放了她吧,徹底地放開。

而她也放過了他,永遠地放開。

而不是這般一次有一次地糾纏不清。

燕雪遙沒有回答。

沉默半晌,鳳迎曦又開了口,只是這一次聲音多了一抹冷然,“我是不怕死,可是燕宗主別忘了,你的妻子,還在外面等著。”

在這一句話說出之后,她心中的痛,卻更加的濃烈。

一些不該出現的情緒也瞬間涌了上來。

許多年前,她一直堅信,他妻主的位子是她的。

只是,這堅信沒有多長的時間便被打斷了。

被他那一劍。

也許這么多年,她記恨的不是他的利用也不是他的那一劍,而是她清楚她和他沒有可能,永遠也沒有可能……

她恨得,或許從來都只是命運。

“你介意嗎?”燕雪遙道破了沉默,隨即問道。

鳳迎曦一愣,接著一句話便脫口而出,快的連她都沒有反應過來,“那你介意嗎?”

燕雪遙沒有回答,似乎不明白她為何忽然間問起這個問題。

鳳迎曦笑了笑,帶著些許自嘲,似乎還帶著一絲報復的意味,“一年前在風云城,我和夜剎也是被單獨關著,那幾日我們……”

“夠了!”燕雪遙猛然間厲吼了一聲,即便漆黑一片,但是鳳迎曦還是可以看見他眸子內冒著的寒光。

“鳳迎曦,你夠狠!”

燕雪遙又咆哮了一聲,隨后,松開了手。

黑暗中,鳳迎曦只能隱隱看見他離去的背影,離開了他懷抱的身子忽然間很冷,很冷。她無力地蹲下了冰冷身子,一陣陣疼痛在心頭繼續泛起,不斷地蔓延著。

狠嗎?

她是夠狠,可是他呢?不也一樣。

燕雪遙,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一樣的人!

……

此時,古墓之外。

眾人因為中毒一事已經鬧得不可開交。

各種懷疑在蔓延著。

甚至有些門派已經開始動起手來了。

云沐澤這一次沒有再理會這些人的自相殘殺,他已經因為鳳迎曦和燕雪遙兩人進了墓中而心急如焚,而同時心急如焚的自然還有公孫青淵幾人。

公孫青淵是第一個恢復過來,可是當他恢復了氣力趕到了墓門前,便發現了一個讓他幾乎心神俱裂的事情。

原本嵌入了墓門上方凹痕的玄鐵令已經落在了地上,而那原本用作放置玄鐵令的凹痕已經消失了,仿佛從未出現過一樣。

如今,即便有鑰匙,也開不了門!

樓蒼月設下了這一道機關難道就是為了想找人給這墳墓的主人陪葬嗎?!

其他幾個得知了這件事之后也是驚恐萬分,隨后就是瘋了似的尋找進古墓的方法,可是這里的許多人用了一整日的方法都沒有找到,他們如何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到?

這一個認知,幾乎將公孫青淵等人逼到了瘋狂的邊緣。

除了公孫青淵等人焦急之外,燕雪遙的手下也是極為的不安,他們中毒醒來之后就沒有發現自家宗主的身影。

煙是將主子的失蹤和鳳迎曦聯系在一起的,因而也是第一個發覺了鳳迎曦也沒有和公孫青淵等人在一起,這讓她更加的驚恐。

顧不得其他,她立即上前,質問了公孫青淵等人。

夜剎見了煙過來,恨不得立即殺了她,因為公孫青淵說,是燕雪遙拽了鳳迎曦進去的。

公孫青淵攔住了他,然而將事情告訴了煙,心里不是不氣,可是他需要更多的人一同幫忙打開墓門。

煙聽了之后也是大駭。

而這時候,也有其他人發現了墓門上方機關消失的事情,猜忌和爭斗進一步升級。

云沐澤將一切都丟個了秦日炎這個武林盟主,然后和公孫青淵等人無量門門人一同全力尋找著打開墓門的方法。

秦日炎也從云沐澤口中得知了這件事,而在那一刻,他忽然間有種是他害了鳳迎曦的感覺……最后一枚玄鐵令是秦家歸還的,而藏寶圖也是他交出來的……

雖然這一切都是無心。

可是,最后造成的結果就是,她可能一輩子都出不來……

……

鳳迎曦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呆了多久,但是燕雪遙卻始終沒有回來,冰冷侵入了皮膚,然后在身體各處滲透。

又過了會兒,鳳迎曦方才緩過神來,打起了精神,隨即便發現了一個讓她興奮的事情,

古墓似乎通風,因為此時她感覺除了空氣有些渾濁之外,并無窒息的感覺。

鳳迎曦在地上摸索了一陣子,找到了方才掉落在地上的火折子。

打開了火折子,驅散了黑暗。

隨后就接著微弱的火光在查看著眼前的墓道。

古墓雖然塵封許久,但是卻沒有想象中的污穢陰森。

鳳迎曦在近處的墻壁上發現了一個燭臺,而燭臺上面還殘余著沒有燃燒殆盡的紅燭,她運功將那燭臺從墻壁上拽了出來,隨后點燃了那紅燭。

雖然已經被棄許多年,但是紅燭卻還是沒有失去效用。

吹熄了火折子收好,鳳迎曦便端著那燭火在墓道中前行著。

通風,那就代表著極有可能有出口、

只是,雖然墓道內通風但是卻無法辨明風從哪個方向來。

她只能一步一步地在墓道當中摸索著。

而墓道并不是一直通往墓室,而是每個一小段路程,便有一個分叉路口,仿佛更像是個迷宮。

鳳迎曦小心翼翼地走著,同時也要小心翼翼地防備著墓主人可能設下的機關。

而不知道是幸運還是怎么的,鳳迎曦一路走來并沒有遇上什么危險,雖然有幾次走進了死胡同中,但是,也沒有遇上墓主人設下的機關。

鳳迎曦開始懷疑,這座古墓內并沒有如同墓門口一樣設下了擋住盜墓之人的機關。

至于燕雪遙……

她都能發現的事情,他不可能發現不了,而且,他也有足夠的自保能力,說不定這個時候他已經找到了出口,或者,找到了傳言當中的寶藏。

沒有回來。

他沒有回來——

即便心里不斷地說服著自己不要難過,但是心卻始終痛著。

他是想就這樣任由她在這里慢慢地等死嗎?

是嗎?

……

燕雪遙始終還是回來了,而他此時手中拿著一個火把。

火光將墓門處照得一清二楚。

可是卻唯獨沒有鳳迎曦的影子。

燕雪遙的面容在這一刻變得極為的扭曲以及猙獰,一只名為恐懼的野獸張開了血盆大口,像是要將吞噬了一般。

他就這樣丟下了她……

現在……

她不見了……

“曦兒——”

巨大的咆哮聲在墓道內蔓延開來。

只是鳳迎曦卻似乎并沒有聽見,此時,她站在了一道石門前面。

那石門上面雕刻著兩行字。

即使過了百年歲月,但是,卻沒有絲毫的磨損。

墓門的中央刻著——愛妻風蘭云夏之墓,而左下角,則是可有夫樓蒼月立一行小字。

即使已經有了推測,但是,鳳迎曦見到了這兩行字的時候,卻還是震驚無比。

真的是風蘭云夏!

真的是她?!

那個讓夏太祖愛入骨子里的女子!

她的……先祖!

從她進了叢林的第一日起心里就不斷地出現那種奇怪的感覺,總是不斷地重復著做著那個夢境,就是因為……這里面安睡著的是她的先祖?

和這具身體血脈相連的先祖?!

是這樣嗎?

鳳迎曦抬起了手,撫摸著那墓門,原本只是因為驚愕之下的無意識之舉,然而因為這樣不經意之間的舉動,她發現了打開墓門的機關。

也許樓蒼月當時根本就沒想過有人能夠進來,所以并沒有對這道墓門的機關做更多的掩飾。

鳳迎曦的手放在了那塊可以推動的石塊上面,然后,緩緩地往下摁。

隨著一聲輕響,墓門緩緩地打開。

而在墓門打開的那一刻,鳳迎曦的眼前出現了的卻是一幕奇特的景象。

手中的燭臺掉在了地上。

鳳迎曦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眼前的墓室雖然很大,但是卻沒有擺放什么傳言之中的寶藏,也沒有金銀珠寶之內的陪葬之物,甚至沒有棺槨。

可是里面的情況卻足以讓全天下人都震驚無比。

在墓室的正中央設了一個梯形石臺。

或者該說是白玉石臺。

而這里的白玉卻卻和外面的白玉石不一樣。

墓室內的白玉石散發出淡淡白光,將這個黑暗的墓室都給照亮的宛如白晝,而在發光的同時,那些白玉石仿佛還散發出一陣陣寒氣般的冷霧似的,然而,卻并沒有冰冷的感覺。

鳳迎曦站在了門口,恍惚間覺得自己已經身處其他的空間。

而在那冷霧彌漫著的石臺正中,隱隱約約的似乎躺著一個人。

鳳迎曦狠狠地咬了咬下唇,壓下了心中重重震驚錯愕,一步一步地僵直著身子上前,緩緩地踏上了那石階,走上了了石臺上面的平臺。

那石臺上面的平臺上,躺著一個人,或者該說是一具尸體。

可是,卻是一具未曾有絲毫腐化的尸體。

一具依然保持著絕色容顏的尸體。

那是一個年輕的女子,最多不過二十來歲,容顏絕麗,即便臉上之上沒有活人該有的血氣,但是,卻絲毫沒有有損她的美貌。

她身著著白色的衣裙安詳地躺著。

仿佛只是睡著了一般。

鳳迎曦認出了她身上所穿的那一身衣裳,和那一日在風云城內見到的那些風蘭刑者身上的衣著是一樣的款式。

風蘭云夏……

這就是風蘭云夏嗎?

風蘭一族既然有著尋常人無法沒有的能力,那風蘭云夏能夠死后百年已然保持著尸身不變那夜不是一件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7 69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