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恐怖懸擬電子書 > 漂亮的女招待 >

第10部分

漂亮的女招待-第10部分

小說: 漂亮的女招待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他們通常如何詐騙?”

“姑娘帶去一個賭徒能得到一點介紹費,并能從輸者的損失中得到一筆回扣。”

“假若贏了呢?”

“我認為贏不了。他們會讓女招待們贏,但是我想,她用籌碼對換的現金也不是屬于她的。如果賭徒贏了,姑娘就會處在一個妒忌的位置上,她便會讓回程盡量延長。賭徒興致勃勃,對懷揣的金錢大有‘來得容易,去得輕易’的心理。

“女招待能夠隨時把握局面,相機行事,監聽裝置能使司機隨機應變。如果女招待想玩弄某個家伙,她就會肆意挑逗他,直到她覺得行程結束了,然后才使用一些暗語。而顧客卻只知道已經回到了拉維娜別墅的大門口臺階下。”

“看起來,”德雷克說,“這些宰客手段還真高明。

“現在你知道了這些情況,佩里,某些人士可能就會不安起來。”

梅森說:“我正煩心這些呢,無庸置疑,某些人士會非常擔心的。”

“都有哪些人會擔心?”

“大有人在,”梅森說,“馬莎·拉維娜、羅德尼·阿徹、凱勒姑娘,當然還有收取賭場治安費的執法官員,以及那些靠賭場營運而有了工作的人們。”

德雷克緊鎖眉頭:“我不喜歡你這樣做,佩里,你一下子樹起了一大群可怕的敵人。”

梅森說:“我不喜歡那些不可怕的敵人,保羅,獵殺靜止不動的鴨子沒有一點意思。”

“我下一步該干些什么?”保羅問。

“給凱勒姑娘發傳票,要求她代表被告出庭作證。開始詳細調查羅德尼·阿徹的情況。尤其是要調查他有沒有秘密接觸的女人,這個女人是否與他一起乘車外出過。”

“佩里,”保羅·德雷克說,“現在,你聽著,我向你提一點小小的忠告。”

梅森笑一笑,搖搖頭:“保羅,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不必說了。”

“是的,你知道,”保羅說,“你不值得下這么大的賭注去為這個人辯護。捅了馬蜂窩就會被蜇傷。”

“謝謝你的忠告,保羅。”

“接受嗎?”

“不!”

“我猜想你也不會接受,我不喜歡你這樣做,佩里。誰惹得了這些家伙們,他們不但有對付辦法,而且往往非常殘忍。”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佩里,我目睹過那樣的事情。有人被擠到了路邊的壕溝里。有些汽車被撞得不成樣子。有人被打得終身殘廢。此案應該說是搶劫案,但他們卻知道并非搶劫,警察也清楚這一點,但警察不會去弄清事實真相的。”

“有些警察在現場。”

“我知道,但事實已確定,在場警察也會迫于無奈而改變主意。”

“我做好了挫折的準備。”

“這里還有一些困擾,佩里。”

“什么困擾?”

“那個凱勒姑娘。”

“她怎么啦?”

“我從拉斯韋加斯把她帶來,”德雷克說,“我確切地知道,她三四個月前到了拉斯韋加斯,是她告訴我的,她住在拉斯韋加斯。”

“一個人?”梅森問。

德雷克笑笑:“她有一套相當大的公寓,我沒有問她哪來的那么多錢,也沒有問她有幾把房門鑰匙。不過,她看起來是個不錯的姑娘。”

“那么,接下來呢?”

“是這樣的,”德雷克繼續說,“我們昨晚跟蹤凱勒姑娘時,發現她在這兒還有一小套公寓。她擺脫跟蹤后直接回到了拉維娜別墅。那個凱勒姑娘占有兩處住房,過著兩種不同的生活,這肯定有什么原因。馬莎·拉維娜了解其中的奧秘,并能夠幫助她脫離困境。”

梅森說:“直接傳她到庭,弄清其中的勾當,她住在哪兒,保羅?”

“溫德莫爾阿蒙斯公寓樓,321號。”

“好的,去送傳票吧,一送到就通知我。有人監視那套公寓嗎,保羅?”

“有三個人,兩個留在車里。當然,很難辨別進去的人中誰是去找凱勒姑娘的,因為那座樓里有31套公寓,不過我們在大街對面的基諾特飯店租到了一個房間。另一個偵探在房間里架設了一部高倍雙筒望遠鏡,時刻監視著溫德莫爾阿蒙斯公寓樓的入口處。無論哪個來訪者,只要一按門鈴,偵探就能監視到他的去向。”

“干得好,”梅森說,“送傳票時我也要到那兒去一趟,可能會有人去拜訪她,她也會去拜訪別人,多派幾個人以防萬一。”

“如何與監視人員聯系,保羅?”

“基諾特飯店正對著公寓樓。我們租住在102房。那個人認識你,你隨時可以前往,他見到你會很高興的。敲一下門,等3秒鐘,再敲兩下,再等3秒鐘,最后再敲3下,門就開了。”

“我要去觀察一下,”梅森說,“在這期間,保羅,盡量多搜集一些有關羅德尼·阿徹的情報。”

“阿徹嗎,”德雷克說,“他是一個鰥夫,搞房地產的,是一個投資商,一個地位顯赫的頭面人物。”

“搞清他的真相,”梅森說,“總之,他是認識馬莎·拉維娜的。”

“他當然認識,他是搞房地產的,賣給她了兩處房產。”

“真是他干的,誰選的地點?”

“他當然有權選擇。”

“那么就是說,在他選擇地點時一定向警官們申述了理由,保羅。”

“如果是那樣,那家伙一定走通了所有的路子。”

“這就對啦,”梅森說,“調查一下,弄清他的背景,查清他的歷史。”

“干這些都是需要花錢的,佩里。”

“一切都不會白干的。”

“你正在白干。”

“我為正義的事業而干。”

“如果一切不能如愿,在案子的有些環節上揭不開蓋子,當事人有可能成為真正的罪犯,那又該怎么辦?”

梅森笑了:“見鬼吧,不可能。”說著大步走了出去。

6

佩里·梅森走進基諾特飯店昏暗的走廊,找到102房間,敲一下門,停3秒鐘,敲兩下門,又停3秒鐘,然后又敲了3下。

一陣沉寂過后,梅森聽到室內有腳步聲,有插鑰匙的聲音,爾后房門慢慢地打開,專門設計的防止有人推門進入的安全鏈使得房門只能打開一條窄縫。

一雙深灰色的眼睛觀察著梅森,一只手打開安全鏈,門開了。

德雷克的偵探點點頭,但仍然謹慎地沒有開口,直到梅森走進房內,關上門,系上安全鏈。

“梅森先生,你好,沒想到你會來。”

“想來看看這個地方,”梅森說,“情況怎么樣?”

“相當順利。望遠鏡很清楚。”

梅森走到架在三角架上可以旋轉的望遠鏡前。望遠鏡正對窗戶,角度正好能夠清楚地觀察到街對面公寓樓上的情況。

梅森俯在望遠鏡上看著說:“你最好把右側目鏡的焦距調整一下。”

偵探說:“我是根據自己的視力調整的,如果……”

“好吧,”梅森說,“不用麻煩啦,我只是想看一下廣角有多大……這個很適合我的視力……可以再清楚一點,不過已經相當不錯了。”

他能看到街對面的大門人口以及房客牌上的3排名單,甚至分辨出了“凱勒小姐,321”,以及名字下面的門鈴按鍵。

“我們監視的那個房號位置很合適,”偵探說,“它在右上角。來訪者可以站在另一牌子前面,而凱勒公寓卻……有人來啦。你要觀察嗎,我來吧?”

梅森把眼睛貼在目鏡上,用拇指和食指把右側目鏡的焦距調整了一些。

“我來觀察吧。”他說。

他看到一位穿著講究的年輕姑娘到了門口,她站了一陣子似乎在尋找名字,然后便用戴著手套的手指按了按鍵。

梅森轉臉告訴偵探:“她按的是409房的鍵號,我看不清名字。”

“我知道名字,”偵探告訴他,“詹姆斯·達爾文。我們應注意一下這家伙,不知道他有什么誘惑力,總有許多靚女來找他,半個小時就離開了,一批一批的,今天就是第5個。”

“在4樓嗎?”梅森問。

“對。”

“哦,肯定聽到了什么信號,她要上樓了。”

年輕姑娘推開門,進入了光線幽暗的公寓樓。

梅森說:“我們要派一個人來給凱勒小姐送傳票,這個人一離開,另一位金發小姐就會馬上進去。這位小姐就是被起訴有搶劫罪的那個人的侄女,很有性格,坦率、直爽,可能會讓那個女招待松口說出事實的真相。”

“明白了,還有其他交待嗎?”

“有的,”梅森說,“金發小姐離開后,我們更要加緊監視。金發小姐名叫瑪麗·布羅根,如果她完成了第一步計劃,她就會通知保羅·德雷克,保羅再把情況轉達給我。”

“他知道你在這兒嗎?”

“知道,我告訴過他要到這兒觀察一下。”

“好吧,要是那姑娘完成不了第一步呢?”

“如果完不成,”梅森說,“就會發生兩種情況,要么凱勒姑娘將出去報告情況,接受旨意;要么她將用電話對外聯絡,就會有人來面授機宜。”

“你認為報告情況與接受上司指令不可能都在電話上進行嗎?”

“也可能,但不會那樣。對于這些事,他們寧愿面談,有些問題必須反復商量。”

“那就是說他們進行的也是秘密活動。”

“是絕密活動,”梅森說,“瑪麗小姐出來后,保羅將從她那兒得到線索。如果沒有任何線索,保羅將派遣更多的人進行監視,并且還要……”

“送傳票的人來了。”偵探說。

“那么,”梅森說,“你是否對每一位來訪者都進行了登記,包括抵達時間和離去時間?”

“是的,我有一本來訪日志。”

“好的,”梅森說,“記上這小伙子進去的時間。”對嗎?

“不是高級客房。不過這間已是飯店里不錯的客房了。那邊床邊的那把倚子也滿不錯,看上去不怎么樣,坐起來還是很舒服的。”

梅森走過去,坐到椅子上,椅子上包著一層便宜的仿革面料,他掏出煙盒,揀出一支煙來。

“假若送傳票的人沒有機會與她交談,怎么辦?”偵探問。

“已經交待過他,不要與女招待搭腔,徑直上樓把傳票塞給她轉身就走。等他一離開,瑪麗·布羅根就趕到,并假裝一點兒也不知道傳票的事,直截了當地告訴女招待自己的叔叔是清白的。并告訴女招待自己是一個打工的,如果凱勒姑娘能夠講出實情,那么一切就都會好起來的。”

“送傳票的上去了。”偵探說。'小說下載網 。。'

梅森劃根火柴,用手護著點煙。深吸了一口說:“她住在3樓嗎?”

“3樓,321號。”

“5分鐘時間差不多夠用了。”梅森說,“他一離開布羅根姑娘就該到了。”

“她穿著淺色茄克,藍色襯衣,淺色裙子,是嗎?”偵探問。

“是的。”

“金發,很漂亮的。”

“就是她。”

“她已經轉過了墻角,在等待時機呢。”

梅森說:“從街上能看到你嗎?”

“看不清。從街上往這兒看,這兒光線很暗。望遠鏡有很強的聚光作用。每當你想觀察清楚目標時,必須把眼睛放置得離機器很近,于是,你會覺得目標離你很近,也在盯著你,你會覺得目標就在你三四英尺遠的地方。實際上,對方根本不可能看見你。最讓人擔心的是有人可能會在對面公寓里也架上一部望遠鏡,不過。這種可能性很小。你可能注意到,我們把窗簾只開到能夠監視到公寓樓入口處的程度。”

梅森將煙灰彈到煙灰缸里,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應該玩一玩撲克牌——如果你不施壓你將無法有任何進展,但如果壓力太大,對方則會反對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4 3

你可能喜歡的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